为了那盏温暖的灯原文:《新闻1+1》2011年11月2日完成台本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旧事旧闻 时间:2020/05/26 13:33:12
《新闻1+1》2011年11月2日完成台本

  ——只要爱,不要伤害!

  (导视)

  解说:

  今天她已经离开12天,今天她的故事仍然没有结束。

  字幕提示:

  2011年10月31日

  王持昌 悦悦的父亲:

  他说今天这里只能取六万块,没钱了。

  陈良发 患者:

  谢谢他们,谢谢王先生,谢谢社会上的好人,谢谢他们。

  解说:

  一个两岁的女童,一座内疚的城市,还有这爱能否得到延续的呼声。

  王持昌:

  我也不会说什么,用行动表示吧,但是好像有人说,我拿着钱跑了,我(不能接受)。

  解说:

  尽管这爱的延续充满了沉重,但是帮悦悦把大家的爱心捐款送出去,年轻的父亲依然艰难地做出了选择。

  《新闻1+1》今日关注:悦悦的故事。

  白岩松 评论员:

  您好,观众朋友,欢迎收看正在直播的《新闻1+1》。

  发生在广东的”小悦悦事件”算结束了吗?按理说应该是结束了,肇事的司机抓起来了,然后人们围绕着道德的这种讨论一拨又一拨也该差不多了,更重要的是小悦悦已经不幸地离开了我们。按理说该结束了,但是似乎又没结束,因为围绕着当初社会各界捐到小悦悦家庭里的这些善款,在小悦悦离开之后将何去何从,又成了人们的焦点。首先人们看到了温暖的地方,因为小悦悦的家庭开始把捐给小悦悦的善款开始捐给别人,但是在这捐款的过程当中,却听到了太多的风言风语。在爱的当中,开始有了暴力,甚至强迫的一些痕迹,这个时候爱的滋味有点变了。

  解说:

  从10月21日凌晨到今天,12天来,小悦悦的故事仍然在继续。既10月31日向一位白血病患者捐出六万元之后,今天悦悦的父亲王持昌再次向一位再生障碍性贫血患者捐出了三万元,这些钱都是社会各界捐给小悦悦的善款。

  王持昌:

  这个交给孩子她父亲吧。

  媒体:

  好,谢谢。我代表躺在无菌舱的李惠千感谢王先生,真的很感谢你。

  李锋 李惠千父亲:

  我孩子在(北京)309医院,等待骨髓移植。

  王持昌:

  希望你的孩子能快点健健康康地好起来,你一定要坚持下去,一定不要放弃。

  李锋:

  我就是这样想,无论怎么样,只要有机会,一定给孩子看下去。

  解说:

  得到这笔捐款的是一个10岁女孩,名叫李惠千。因为正在北京治疗,因此善款是通过其父亲的一位身在广州的同学代为接受后,再以汇款的方式交给小惠千父亲的。

  李锋:

  三点左右的时候给我打电话,大概到五点左右就到账了。我感觉这个爱心对我、对孩子帮助太大了,真的要没有他们的帮助,也不会坚持到今天,孩子和我们早就回家了。

  解说:

  小惠千自从今年4月被确诊患上重型再生障碍性贫血以来,严重的病情和高达60多万元的医药费,让这个来自安徽省砀山县的普通家庭走上了一条沉重的道路。10月份,小惠千跟随父亲来到北京309医院治疗,并且跟台湾的骨髓库联系骨髓配型事宜,而此刻小悦悦父亲捐出的这笔善款,减轻了小惠千家庭的些许压力。

  李锋:

  我就把这个钱先留起来,下一步给台湾那边钱,体检费9000,捐髓费49000,还有来回去台湾去拿这个骨髓的费用都挺多的,准备把这个钱看看能不能留下来,到时候去付骨髓的钱。

  解说:

  面对善款,小悦悦的父亲王持昌曾对媒体说过,大家的爱心我们替悦悦送出去,而今天距离他的第一笔捐款也只过去了两天。10月31日,王持昌通过媒体调了解到,一位男孩陈良发只差8万元就能做骨髓移植手术,之后王持昌就将这雪中送炭的6万元善款,交到了陈良发的手上。

  陈良发 患者:

  谢谢他们,谢谢王先生,谢谢社会上的好心人,谢谢他们。

  解说:

  而钱送到之后,王持昌又匆匆离去,因为他还要去见下一位需要帮助的人。

  王持昌:

  我也不会说什么,到时候用行动表示吧。但是必须得谢谢天下的好心人,批评我的也对,他关心孩子嘛,关心孩子才会说我,对不对?如果不关心的话,也不会去说我什么,但是好像有人说我拿着钱跑了。那就随他们说去吧,反正我人在这儿,你们也看到了。

  白岩松:

  其实围绕着一个善款没用完,或者说是没法再用了,接下来将何去何从,这样一个大讨论可不是从这件事才开始的。在1994年的时候,当时有一个山东的小女孩叫杨晓霞,不幸得了一种很怪的病,当时全国的善款雪片一样地飞来。在1994年,大家想象一下,一共收到了善款87万元,最后刨掉治疗费,治得很好,然后接着把她上学的一些补助等等都刨掉,还剩45万,一下子成了全社会关注的一个焦点。不过当时是处在一种善意的讨论过程当中,最后杨晓霞和她的家庭是爱来自于社会也返还社会,捐给了宋庆龄基金会,然后去帮助那些有疑难杂症的孩子,后来杨晓霞还上了大学。整个这个故事是在一种善的推动之下,而且大家没有太多的不舒服,成为这方面事情的一个重要的里程碑式的事件。

  但是到了这次小悦悦的时候,开始有了一些新的做法,让我们开始感觉到了一些不安。因为听说在这样过程当中,小悦悦刚离开,她的父亲开始接到电话,钱捐没捐等等等等,到底是不是这样?是一种什么样的情况?接下来我们就要连线一下,全程一直在跟踪采访这件事的南方电视台的记者刘艺。刘艺,你好。

  刘艺 南方电视台记者:

  白岩松,你好。

  白岩松:

  在小悦悦不幸走了之后,她的父亲,或者说她的家庭接到的电话有说,让她赶紧把钱捐出去,还有是寻求帮助,这方面的情况到底到什么样的程度,你给观众朋友介绍一下。

  刘艺:

  就是在小悦悦去世以后,她爸爸之前有跟我说过,每天都能接到很多的电话,包括短信,都在对他一个质问,包括善款的去向,包括在质疑他是不是在敛财。

  白岩松:

  是否也有向他寻求帮助的?

  刘艺:

  有,非常多,就是在他的第一笔捐款捐出去以前,就已经有人在寻求他的帮助,就是能不能用这些善款来帮助他们,在他把第一笔捐款捐出去以后,这些求助的电话,包括短信就更加多了。今天一个早上,他就已经收到了20多条的求助短信。

  白岩松:

  其实我帮他算了一下账,捐出这八万块钱之后,只不过还剩下19万多一点。据你近距离在他的身边应该更多地去了解,他感受到的压力是什么样?他怎么办呢?

  刘艺:

  其实对这个事情,他爸爸说,其实这笔善款就像一个烫手的山芋一样,很难处理,就是很难处理得好。那么他的一个想法就是对于别人这些言论,他自己不予理会,他会用自己的实际行动来证明。那么对这笔善款,他在很多媒体也说过,他说想把大家的爱心送出去,不过这笔钱要用在刀刃上,不能盲目地谁都给、谁都送,他觉得这笔钱要帮助到真正需要帮助的人,就像他的第一笔捐款,像陈良发一样,他就缺那几万块钱就能做手术,就能救回一条命。

  白岩松:

  非常感谢刘艺给我们带来的报道,谢谢。

  其实刚才刘艺在这个报道当中,一个词应该用的是只有近距离才会感受到这样烫手的山芋,这一点上也能感受到,其实小悦悦的父亲在面对这笔钱的时候,他的一种心态。从某种角度来说,把这27万多块钱慢慢地花出去的过程,可能是一个疗伤的过程,因为他如果陆续地看到被帮助的人能够得到帮助的话,对他整个家庭也是一种爱的支持。

  可是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从小悦悦刚一走,就开始不断地接到短信、手机指责,然后甚至有的时候还会有一些谩骂。我不知道这样的一种暴力的爱,或者用暴力的方式寻找公平,跟不公平、跟恨有什么区别。他跟18位见到了小悦悦被碾过,但是有点茫然的人相比,区别又有多大呢?只不过是后者是第一次给他们的家人带来了伤害,前者就是这些发短信、或者打电话的人,又造成了第二次伤害,我们是不是该反思这样一种事情,暴力就一定会带来爱,就会带来公平吗?这是爱和公平该采用的方式吗?其实持这样的看法很多了。

  专栏作家魏英杰 (微博)说:“让我关注的不是小悦悦父亲如何花这笔善款,而是悲剧发生后一些舆论对他的压力,让还沉浸于丧女之痛的王持昌承受拿钱跑了的流言,何尝不是往他伤口里撒盐。试问,这个时候谁会这么做?难道不能给他多点抚平伤口的时间吗?这多少体现了有些人的不宽容心态。”

  说到这儿的时候,我还突然想起来,很多捐款的人未必去打这个电话或者发这个短信,不知道打电话、发短信当中,是不是也有很多不负责捐款,只负责监督,理论上也没有问题,但是在具体的个人这方面的时候,您性子是不是有点太急了呢?

  我们再看看专家,北京师范大学公益研究院院长王振耀,一方面他表达了理解,包括捐款的人关心这笔款的去向的心情可以理解,但是他接着说,作为一个慈善工作千万要注意不要造成伤害,因为孩子刚去世,会有这么一个过程,我觉得我们特别注意在慈善领域,一定是这三个字非常重要,善推善。就是用善去推动善,而不是用暴力去推动善。

  接下来我们继续去关注这个事态的前前后后。

  阮雪楠 广东电视台记者:

  今天零时32分,小悦悦因为伤势过重抢救无效而宣布死亡。

  广州军区广州总医院 院方代表:

  幼小的生命离开了人世,我们与社会各界一样深感痛惜。

  解说:

  两岁的悦悦离开人世,对全社会来说,这是一个让所有人内心都充满了内疚的生命。在小悦悦治疗期间,两位家住广州的老人辗转坐了三次公交,前往医院看望当时尚在ICU病房抢救的小悦悦,并送上了自己的捐款。

  热心婆婆:

  不是钱多不多的问题,这是我们的心意。

  解说:

  不仅仅是个人,有企业也特地从深圳赶来广州,代表所有员工为小悦悦送来五万元捐款。三千里之外的成都,成慈善总会向市民发出号召,推出成都友爱活动,为小悦悦发起网络捐款。

  廖文武 成都慈善总会副秘书长:

  把所有的钱通过我们成都市慈善总会然后转交给受助人小悦悦。

  解说:

  而这所有的爱心人还有一份尤为特殊,它来自将小悦悦从碾压现场救起的老人陈贤妹。10月17日,广东佛山市南海区和大力镇两级文明办,为她的善举送去了两万元的慰问金。陈贤妹却表示,要将慰问金捐给小悦悦。12天,今天小悦悦已经去世了12天,但是除了悦悦的后事,父亲王持昌也需要面对另外的困扰。

  事实上早在小悦悦还在救治的10月18日,王持昌就已经在媒体陪同下前往银行开设了公开账户,用以接受全社会的监督。经确认,为了救治悦悦,当时共收到各界捐款27万元。

  王持昌:

  给我孩子看病,剩下的全部用到给其他看病的儿童。

  记者:

  一分钱不留?

  王持昌:

  一分钱不留,绝对不留。那么多好心人帮了我们那么多钱,把这个卡可以让大家去查,放到网上,你今天从这个卡里面拿出来多少钱,拿这个钱干什么去了,我想让这个钱更明白一点。

  解说:

  将各界对小悦悦的爱心传递出去,给全社会一个交待与回馈,事实上女儿去世之后,王持昌的内心也承受着不小的压力。

  王持昌:

  这个事情完全公开化,就没有什么隐私了,就没有那些居心叵测的人说拿女儿的钱去买什么东西,这一点是让人很难接受的,就怕有这一点,还是公开吧,公开了好。

  白岩松:

  公开是因为太沉重了,其实在他的内心里,原本也可能是公开,但是当有了这么沉重的压力的时候,这个滋味就变了。中国在很多的领域里头缺大师、缺大家,但是我们一直不缺道德家。我们的确看到人群当中爱心开始涌动,然后去捐款等等,但是也越来越经常地发现,有很多人在捐款的同时,还要捐出道德来,更开始有一些让人不理解的地方。有很多的人不捐款,也不捐爱,但是总在捐道德,在这样一个细节过程当中,其实有可能也会破坏爱,为什么呢?当所有的救助者都感觉到不堪重负,甚至所有的爱都是烫手山芋的时候,将来会形成一个非常糟糕的恶性循环。

  在这一次的一个围绕小悦悦的善款事件当中,还有一个细节是很耐人寻味的,现在我们看到是小悦悦的父亲孤军奋战,自己不断地接到手机短信,然后寻求该去帮助谁,但是他想寻找,把这笔钱放到专业的广东慈善总会的时候,发现几乎所有的网友全反对,网友可能会有情绪,但是换一个角度去想,网友按一个反对的按键是相当容易的,但是你有没有仔细再去思考,这已经成了压在小悦悦父亲肩头一个非常沉重的事件。他怎么能准确,并且非常高效地去做好这样一个别人希望他做的事情呢,这很难,但是大家按键的时候都非常简单。

  另外,非常重要的是中国慈善事业的发展,一定会走向慈善机构的更加专业化和公开透明,而不是我们破坏了一切,但是没有人去建设,能指望人对人之间这样一种捐款吗?我们的思维停留在什么样的一种时代呢?接下来听听专业人士对此又是如何评论。

  杨团 中国社科院社会政策研究中心副主任:

  所以这样的一个施加社会压力的方式是公众自己的自发行为,所以这个也没有办法用什么方法来制止。公众的这个自发行为也反映了公众的一种心里状态,觉得这是一个公益的事情,是公益的募捐,能救孩子,这个钱再多,我们都愿意掏,但是如果最后孩子还是救不了,这个钱留给家里头这不对、这不合适。所以这样的一个思想就证明什么呢?公众对于向小悦悦捐款这件事,视为一个公益行为,不是个人赠予行为。我认为公众有这样一种意愿表达无可指摘。但是这样对于他的家庭肯定会造成压力,我们国家大的社会保险的制度要进一健全,尤其是对孩子的医疗保险的制度。第二就是我们的公益组织要做好,公益组织要改革。

  白岩松:

  我同意杨团的一部分看法,就是大家的这样一个希望,既然小悦悦都已经离开了我们,这个应该去帮助更多的人,而不是用作自用,我觉得这种心情谁都会理解,但是当采用这种带有暴力色彩,甚至就是短信、谩骂、怀疑、谣言的方式的时候,戏就已经过了。其实呢围绕小悦悦的事件,包括近一段时间,涉及到老年人跌倒了之后会去诬陷救助他的人,或许也该引发我们更深层次的思考。

  来,咱们一起往下走。

  解说:

  面对一个素不相识的孩子从十楼坠落,她毫不犹豫地冲上去,用双手接住了妞妞,自己却粉碎性骨折,她叫吴菊萍,2011年她被无数的中国人称为“最美妈妈”。刚刚出院13天,还是为了孩子,“最美妈妈”吴菊萍又把自己收到的部分捐款捐了出去。10月20日,吴菊萍来到家附近的银行,将5万元善款打入了郭明义爱心团队的账号。这笔钱将为贵州毕节大山里的孩子们购买冬衣,让他们能过一个暖暖的冬天。

  吴菊萍 “最美妈妈”:

  这段时间我身体慢慢恢复,我也在想这个钱到底用到哪里,后来也看到一些新闻,谈贵州那边特别穷,孩子的情况可能不好,可能孩子温饱问题还是一个问题,所以把钱打算给他们了。

  解说:

  吴菊萍说,她受伤住院后,收到了10万元企业捐款,这些钱她都要转捐给社会其他有需要的人。

  吴菊萍:

  初步就是可能考虑新疆那边贫穷的孩子,主要是针对孩子,或者是贵州,或者是新疆。

  解说:

  除了“最美妈妈”转捐善款,爱心故事继续延续的还有“最美乡村教师”曹瑾,在她离世后,父亲把各界捐来的五万多元爱心善款全部转捐给了女儿生前就职的平河乡小学,帮助女儿完成生前的心愿。

  “最美妈妈”吴菊萍、“最美乡村教师”曹瑾,但是生活中并不是总是充满着爱。面对一些摔倒没人救助的老人,面对伸出双手救助,却被冤枉的普通人,大家需要做的还有很多。

  石老太太:

  我当时头昏沉沉的,什么都不知道,我以为是他的车(碰了我)。

  殷红彬 南通汽运集团飞鹤快客分公司驾驶员:

  后来从公司过来的时候,我心里是有一点压抑,做好事怎么那么难,很善意一个举动,也引来了这样一个小小的麻烦。

  解说:

  这是今年8月28日的江苏南通,一位好心的大巴司机殷红彬扶起了摔倒的老太太,却被诬陷为撞人的肇事者,直到警方调取了监控录像,司机才被证明清白。而一周后的武汉,9月2日,一位八旬老人倒地一个多小时,却没有一个人上去救助,老人最终不幸离世。

  李大爷的儿子:

  在远远就看到,里三层、外三层大约有一百多人,围观在现场,我分开了众人以后,挤进了人群,看见我父亲俯撑在地下,口鼻处有一滩凝固的血迹。

  张师傅:

  不是不扶,好多人都是经过好多教训的。还有人是这样讲,他年纪大,不知道把他翻过来是好是坏。

  解说:

  我们在为最美的人祝福,为转捐行为叫好,同时全社会也正在思考,如何让悦悦这样的悲剧不再发生,让摔倒的老人也不再无人搀扶。

  白岩松:

  零点乐队曾经有一首非常好听的歌叫《爱太难》,其实看完刚才这个短片的时候,我的第一反应就是爱太难,爱真的太难。但正是我们当下这个时代的这种必须要面对的问题,正是在爱太难的过程中,慢慢要去建设让爱不那么难。我们在面对老人没人扶起,或者说等等这样的小悦悦事件的时候,总是进行道德文章,道德口水满天飞,仅靠道德就够了吗?其实纯粹的好人很少,纯粹的坏人也很少,大部分人都跟你我一样,有好有坏,就看社会环境、法律制度等等,如何激活我们的好,抑制我们的坏。

  举一个例子,我们当探讨很多的老人会去讹年轻人的时候我们有没有想过这样的问题,如果我们的医疗保险的制度早已经覆盖到了全民,很多的老人几乎都有医疗保险的时候,请问当他摔倒之后,发现自己受伤了,他会担心给儿女添麻烦,然后反过来要讹救他的人一口吗?应该不会。

  大家想想看,十几年前发生车祸一追尾的时候,下来就打架动手,因为强者会决定让弱者来赔款,或者把警察叫来,现在什么时候见到再撞车的时候会打架?很少。大家下来的时候甚至还递根烟,然后把保险的号一抄,了了,大家走了,你看,制度会让人性中的好释放出来。同样的,小悦悦的事件当中,我们也要反思,父母在未成年人14岁以下的时候,如何行使自己的监护权,要承担责任的。

  专栏作家连鹏说:“小悦悦事件靠道德就能约束,还要法律干什么?加拿大儿童保护法非常全面和苛刻,如12岁以下孩子不能单独留家,否则父母犯法,小悦悦事件首先应考虑法律责任问题,追究监护人责任和肇事司机责任,至于路人冷漠可以讨论,但不是重点。”

  还有河北柯柏松,这是一个律师,他说:“三方面立法要检讨,一是交通肇事生不如死的赔偿制度;二是保护见义勇为者,惩罚见死不救者;三是家长或者监护人的监护职责等等。小悦悦的悲剧是上述三者的综合作用使然。”

  是的,在这里我不想去谈论更多的道德,而是要用制度激活人性中的好,那么我们将来都是有道德的。

  最后,不过还是要用道德落尾巴,最近两天,我听过最棒的一个段子,您知道是怎么说的吗?以后任何一个老太太、老大爷跌倒的时候,我们所有的人约好上去,一起去扶他,后果是什么呢?让老太太和老大爷一睁眼,不知道该讹哪一位,这多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