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航标职业英语1unit3:黄奇帆:重庆300多万农民转移到城市 没出现矛盾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旧事旧闻 时间:2020/04/09 19:04:54
黄奇帆:重庆300多万农民转移到城市 没出现矛盾2011年11月03日 22:42
来源:凤凰卫视
字号:T|T9806人参与101条评论打印转发

  


核心提示:凤凰卫视《新闻今日谈》请来重庆市长黄奇帆,介绍重庆的“共富”措施。谈到农民转移为城市市民,黄市长说,一年下来300多万农民“进城”,“没出现财政困难,也没出现社会矛盾,或者该付的钱不付,该承诺的事情结果到了要兑付的时候,兑付不了。”以下为文字实录:
阮次山(主持人):大家好,欢迎收看今天的《新闻今日谈》,我是阮次山,熟悉我们节目的观众朋友,可能都会感觉到我们今天的《新闻今日谈》的场景跟过去不一样,对的。我们今天把我们的演播室放到重庆来,为什么呢?因为过去重庆在各项的经济发展,或者是民生的政策上面,其实有很大的跟国内各个大城市不一样的地方,它们有独特之处,而且有创新之处。
那么过去这么半年多以来,大家被重庆“唱红打黑”好像失焦了,其实重庆有很多地方值得外面的参考,值得其他国内、国外的参考,所以我们今天非常高兴,能够请到重庆市市长黄奇帆先生来跟我们现场说法。到底重庆过去的两年多、三年以来的种种,它们做了什么样的事情,那么黄市长欢迎到我们的节目里面来。
我想大家最近讨论最多的就是重庆所谓的“共富”这个概念,那么您可不可以跟我们很精要的探讨一下,在您领导之下的“共富”概念是什么?
黄奇帆(重庆市市长):其实这个概念很简单,就是一个社会不应该两极分化,两极分化不是社会主义,平均主义也不是社会主义,能够避免平均主义,又避免两极分化的社会是共同富裕的社会,而共同富裕的追求是社会主义的本质追求,也是我们共产党人的核心价值观。
那么最近几年在熙来书记倡导下,重庆市委市政府在围绕着共同富裕这件事,围绕着民生这件事,我们的确采取了一系列措施,比如我们在去年6月份,市委的全会,我们专门研究了能够改善民生的十大措施,总的花3400多亿,我们叫做民生十条,3000多字,3000多亿,这个民生十条,我们经过一年多的努力,已经有1700亿的措施到位了,还有1700亿我们想今年年内到明年年底就能把它解决好,这个是十个环节上的促进,缩小差距,促进民生改善的一些措施。
那么我们今年6月份市委又召开了一次全会,就是缩小三大差距,走共同富裕的道路,那么做了一个决定,是12个环节,那么这12个环节如果把它分一下,它的内容的话,有7个方面的条款是和城乡差距缩小有关的,有5个方面的条款是和收入分配有关的,所以这两个环节,各5条、7条,12条形成了我们缩小三大差距,走“共同富裕”道路的具体的措施。
那么这里面扯到了一个理论,就是我们讲基尼系数,是衡量一个社会贫富差距的一个理论系数,那么我们说0.2以下的基尼系数是绝对平均主义的,0.5以上的基尼系数呢,这个社会是两极分化,社会干柴烈火,一碰就可能擦枪走火引发社会震荡。
那么0.2到0.3是平均有余,效率不足,0.4到0.5效率有余,平均不足,所以人类理想的境界,共同富裕理想的境界应该基尼系数在0.3到0.4之间,我们重庆市委市政府定了一个目标,就是要把2010年重庆市基尼系数0.438的状态,能够到2015年达到0.35,就是很健康的,比较理想的,也可以说是一个共同富裕的阶段。
那么在这样的一个过程中,我们采取一系列的措施,这个措施,我们“共富”12条,涉及到11000多亿的投资,其中5000多亿来自于社会,5000多亿来自于政府的财政,那被这个投资的去向,就是有5000多亿是投向农村,也有5000多亿是投向城市,那么总的这样一个投入过程,我们希望缩小城乡差距,贫富差距和区域差距。
那么在我们的共同富裕的纲领或者措施当中,有7条措施是专门解决城乡差距,为三农,就是农民、农业、农村改善生活水平做的努力,那么这个7条措施里面,有农民工转变户籍的问题,有农村的住房的改善的问题,也有农村的基础设施、养老保险、医疗保险要改善的措施问题,也有增加农民的财产性收入中的各个环节上的事情,我们总的也包括农村、农民,比如说现在有很多空巢老人,或者是留守儿童这些问题。
另外农村还有一些贫困山村,贫困县,贫困农户的问题,所有这些问题我们这个纲领措施有6、7个方面,如果把它归纳一下的话,实际上就是三大方面,第一,政府要出钱作为公共服务为农村广大地区做好三件事,就是覆盖全面的养老保险,还有医疗保险,低保,这是一个。第二,城乡一体化的覆盖,教育、卫生、医疗,或者文化,文化事业、公共服务的事业。第三,要为农村城乡一体化的基础设施,包括道路,或者它的环保,它的自来水、电力、通信等等,如果政府出力把这三大公共服务搞好,这只是做了农村的一件事。
第二件事政府就是要处理,把农村的,农民的劳动收入水平能够提高,那么在重庆原来的农民,一千几百万的农民主要是在我们的3400万亩耕地上工作,但是我们重庆是大山区,80%的地方都是山林,那么有六千多万亩林地,几乎没有为农民增加劳动收入,林业的收入,因为我们3400万亩耕地一年农民的销售值,农业销售值,营业额是650亿,但是我们6400万亩林地,全部目前的收入在两年前只有30多亿,所以我们觉得这6000多万亩林地应该更多的增加收入,所以我们搞了个两亿增收,两亿万元增收,由于把土地空间充分利用起来,林下的经济搞起来,唤醒沉睡的大山,让大山的土地能为农民增加收入,当然农民也要增加劳动投入。
通过这样的一个活动过程,我们可以说去年增加了,农民人均增加了3000块,今年农民人均又增加三千几百块,那么我们明年再增加三千几百块,三年使每个农民通过这样的活动劳动收入增加一万块以上,这是一个农业方面投入、产出形成一个发展。
但是我们认为这还不是足以支撑重庆农民致富的核心环节,核心环节是要让农民增加财产性收入,中国农民、农业最大的问题是农民没有财产性收入,据整个国家统计局统计,我们国家去年农民收入五千多块,一个人,就人均,农民的收入是五千多块,一部分是农民的劳动收入,一部分是政府对农民关爱转移支付的收入。农民的财产性收入只占农民整体收入的3%,也就是五钱多块里才150块左右是农民的财产性收入。
阮次山:换句话说他缺乏现金、钞票?
黄奇帆:对,缺乏资本,缺乏资本生钱,利息生钱,钱生钱的能耐,而我们城里人是可以把钱变成房产,房产升值,就变成资本生钱,钱生钱的过程。
所以怎么样让中国的农民能够钱生钱,能够资本生钱,能够资产生钱,这是中国农民改善的核心问题,关键问题。所以重庆的“共富”12条,我刚才说有7条涉及城乡差距缩小,涉及三农问题,其中7条里面有4条都是增加农民的财产性收入,比如有1条说我们整个的重庆,现在农民各人跟银行借钱没有超过40亿,这是讲2010年,我们希望重庆的农民,到2015年能够跟银行融资,借款达到1000亿元以上,那么如果农民有1000亿元的融资,他投入到生产力以后,至少就产生1000亿的产值,那么也就使我们的农业,农民本来如果没有钱在里面,没有融资在里面,光靠劳动力生产,其实它也只有1000亿,600多亿农业,几十亿的林业,还有几百亿的养猪、洋牛,畜牧业,这样整个加起来就是1000亿。
所以如果有1000亿的融资投入了以后,农民也许就变成了2000亿的营业额,它就会大大增加收入,所以那么要解决这件事呢?就要解决农民生农融资难的问题,融资难的问题一般大家认为是大银行不愿意为三农服务,需要增加许多小金融机构为三农服务,这个从生产力,工作操作方便角度讲,是有道理的,但本质上,中国的农村、农民借不到银行的钱,本质上不是一个技巧问题,一个管理方法问题,而是农民的质押物问题,如果农民的三块地,比如说他的承包地,林业用地,以及他的宅基地都叫集体的,是集体所有制,既然是集体所有,农民就不能自己支配,拿来融资,质押,这个时候农民是没有资产,是真正的无产者,无产者没有质押物,光凭信用,要去借一万亿,几万亿的钱是不可能,哪怕有许多小金融机构,它能做一些服务,但也不可能真正的转动起来。
所以讲到底解决农民财产的基本权力,我们重庆就为农村,首先三个确权,就是他的宅基地,他的林业用地,以及他的承包地,丈量范围,都把它确权。
这个呢,我们在过去几年大面积的进行了重新确权,这是一个。第二个确权了以后,它还有集体所有权的概念,它又有农民的使用权概念,那么农民的使用权,也是一种财产权,在物权法里,使用权也是财产权,所以我们进一步量化了一下,就是说所有权占多大比例,使用权占多大比例,只有这么量化了以后,农民才有自己当家作主把自己的宅基地抵押,算多少钱,那么我们大体上呢,我们有一个地票交易所,形成的地票制度。
那么如果一块地,宅基地复垦为耕地以后,它的地票能卖20万的话,那么我们说15%是集体所有权,85归农民,这样我们就把使用权和所有权的资产价值的量化把它分离了一下,分离了以后呢,农民就可以拿他的85部分,由他自己家里当家作主进行质押,这样质押以后,金融融通就可以帮助他转动起来。
同时我们也做一件事,就是我们还成立了一个政府的农民融资质押的担保公司,市政府拿了30亿搞了一个30亿资本金的担保公司,能担保300亿,那么这个担保公司为农民担保了以后,万一农民融资,一百个农民融了一百个资,如果有五个农民导致经营失败,95个是正常还贷,但如果有五户出毛病,真要坏账了,那么我们有个约定,就是银行在这里面坏三分之一,重庆政府的担保公司也帮助赔三分之一,农民当然自己质押了,本来他应该全部赔款,也至少要赔三分之一。

阮次山:我们继续和重庆市长黄奇帆先生探讨重庆市“共富”的计划问题,“共富”方案,黄市长您刚才也讲到,有关农民的抵押性担保的问题,那么还有其他的财产分配问题呢?

黄奇帆:我们农民的致富,我刚才说有7条,其中4条是跟农民增加财产收入有关,其中我讲到了我们关键是把农民的三块地,一是确权,二确权以后再把农民的使用权和财产的所有权量化分离,有了这个量化分离以后,农民可以把他的使用权部分表达的财产,可以跟银行抵押,可以融资,同时也可以把这个部分的财产量化以后,可以入股,成为股份合作社,同时还可以拿了这部分财产,退出农村的时候,把它变成现金进入城市,成为城市劳动者的时候,成为一个城市资产的原始积累。

总体上说农民增加财产性收入是重庆的农民增加收入的关键环节,那么另一方面就是怎么样搞好国民经济的分配,也是一个社会共同富裕的核心环节。

阮次山:这是不是以前有人谈到说就是“分蛋糕”的概念?

黄奇帆:对,是这样,那么这个分配呢,里面有四个内容,四个关键内容,一个是GDP的一次分配,给老百姓的一次分配占的比例,那么一般合理的是在50到60,我们国家目前是40左右,所以这样的话,每年GDP总量当中40%是老百姓的,那么有20几,30是政府的税收和收入,然后还有那么3、40呢是企业的利润加折旧等等。

那么从这个意义上讲,我们要把这个分配做好,重庆政府明确提出,2010年43%的分配比例到2015年我们应该提升到50%左右,我们重庆到2015年GDP可能是在18000亿,那如果50%的话,就是9000亿,那我们去年8000亿的GDP,43的分配实际上是3400亿,这个预示就是今后五年,重庆老百姓工农群众一次分配的数量,要从2010年的3400亿增加5600亿,所以这是一个巨大的社会财富收入的分配调整,这是第一个环节。

第二个环节,就是这个政府制定的一次分配、二次分配、三次分配的这种政策法规,不合理的要调整,这个涉及到一次分配的概念,两次分配,包括养老保险,医疗保险,包括政府的直接税,遗产税或者我们讲的物业税房产税都属于二次分配。三次分配包括慈善事业,以及政府的许多转移支付,那么这些方面有很多要调整的措施。

第三个环节还涉及国有企业,一个社会的国有企业,它的财富是全民的,那么它的收入不是给国有企业给经理卡拉OK,亏了让财政补窟窿,盈了就变成他们内循环,这个不行,我们重庆政府规定,国有企业的利润每年要上交30%,你利润少的时候,交少的30,利润多的时候,交多的30,总之你按比例交30,这条我们过去五年已经让国有企业每年至少交15到20,在全国是交的最多的,我们国有企业一年要交两百亿左右。

那么这个交了后成为财政公共预算,就用来可以保民生,重庆政府这几年有一个比例高于全国,就是我们每年预算内的财政50%以上用于民生,全国一般30%左右,我们为什么能到50呢?是因为我们国有企业交了预算,这些预算呢,交来以后,用于我们重庆的基础设施,公共设施的投资,本来如果没有国有企业两百亿的投入,可能政府就必须拿预算内的财政去投入,这个投入了以后,因为是一个硬支出,这个投的多了,公共服务,扶贫帮困,民生的投入就会减少。

那么我们因为有国有企业补充了一块,我们叫做预算内的财政是示范财政,然后预算外的资金是建设财政,国有企业的财政上交的利润,叫第三财政,补了我们这一块,所以我们认为国有企业一方面内部不要搞的差别太大,另外一方面合理的交交利润,预算,成为公共预算的一部分,那也是造成社会公平的很重要一块。

第四块就是防止通货膨胀,通货膨胀造成所有老百姓的工资减少,储蓄减少,所以政府一方面要治通胀,一方面当通胀发生的时候,要通胀补贴,物价补贴,补贴到食品中,补贴到工资中去,那么这些措施大体上是能够,在分配体系角度搞好整个社会平衡的,能够缩小差距的一个关键措施。

阮次山:换句话说,刚才市长所讲的,解释了外面很多人谈的问题,说重庆搞所有的改革,钱从哪儿来,你现在已经有钱呢,自己已经筹措了这个钱。

黄奇帆:这个其实呢,钱都在GDP里循环而来的,因为GDP可以循环出税收,GDP可以循环出利润,GDP也循环出老百姓收入,这个钱从哪儿来呢?其实是一个运用方式,经营的问题,你比如说我们搞户籍制度改革,我们事实上一年的时间,已经转了280万人,农民工转为城市户口,我们一直到今年年底呢,一年半左右我们转300万,那么300万大体上一个人一年是要一个人转户口以后,整体上的社会配置,是要十几万的,300多万人,差不多就是3000多亿,4000亿,这是我们实实在在的计算过的一个成本。

但是如果这3000多亿都要财政拿钱,那政府就可能头皮发麻不敢做了,那么我们也具体分析了,一千多亿是企业拿,因为当农民工转为城市居民以后,企业对他的养老保险,医疗保险,社会保障方面的成本会有所增加,这个一千多亿就是企业拿。

第二个部分农民工进了城以后,他在城里面设施,公共设施,学校医院、城市道路,各种各样的城市道路,这个一千多亿该政府拿。

第三个就是农民工在农村里面退出宅基地,它需要有个资金去接盘,这个接盘比如说土地交易所,房产商进行接了盘,有的是在城里面租房子,买房子,可能农民工自己也会掏点钱,所以社会收入,也有一千多亿,所以实际上所谓三千多亿,是三个方面来承担。

第二个概念时间、空间上讲呢,就是这三千多亿是15到20年来完成的,它不是一年要你出三千多亿,它是,比如说养老保险、医疗保险15年以上形成一个基金,所以从这个意义上讲呢?时间和空间来说,如果一分为三,又分成15到20年,这件事就不是麻烦的事,你只要算清了账,知道是怎么回事儿,就会很从容的做这件事,所以我们对这件事,重庆政府因为算的很清楚,这一年下来300多万人也在转移,也没出现财政困难,也没出现社会矛盾,或者该付的钱不付,该承诺的事情结果到了要兑付的时候,兑付不了,我们都没出现这个问题。

阮次山:非常谢谢黄市长给我们做的深入解释,那么我们明天同一时间,我们可能还要继续麻烦黄市长上到我们的节目里面来,再探讨另外一部分重庆的有关经济发展和民生发展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