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花歌简谱:富城鄂尔多斯为何成危城?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旧事旧闻 时间:2020/03/31 09:42:11

富城鄂尔多斯为何成危城?
徐明天

       去年秋天去内蒙,去了呼市、包头和鄂尔多斯,感叹那里的经济和城市发展。内蒙是近年来中国经济发展最快的省份。鄂尔多斯成了中国人均收入最高的城市,也就是中国最富的城市。
       但是,灯红酒绿的喧啸中,我总感到一种迷失,找不到北。有一种不安和不祥。
       鄂尔多斯为什么暴富啦?因为它的地下有煤,有烯土。当山西煤碳减少,这里的煤就成了宝。因此,草原中的鄂尔多斯就成一座喧哗的煤城,绿草染上了污烟障气。
        鄂尔多斯集中了中国近年来最赚钱的三个产业:挖矿、房地产和金融,也就是高利贷。靠挖煤、开矿发了家,每家都有几套房子,家家都放高利贷,奔驰车遍地。牛啊!
         可是,突然间,鄂尔多斯接连有老板自杀,成了高利贷危机引爆的城市。
        原因就是房地产。
        鄂尔多斯的产业链如此:挖煤开矿赚了钱,这些钱组成高利贷,投入房地产。鄂尔多斯人有钱,豪迈地在沙漠康巴什建起一座新城。但是新城没人住,被人称作“鬼城”。康巴什投资50多亿元,基础设施一应俱全,有办公大厦、行政中心、政府建筑、博物馆、电影院和运动场,中产阶级式的复式公寓和别墅将成片的小区塞得满满当当,但问题是,原本是用来安置100万人口的康巴什却很少有人入住。不过鄂尔多斯不差钱,并不在乎是座空城,6年里房价涨了6倍。
       康巴什新城只是鄂尔多斯房地产的一角。很多人认为,鄂尔多斯的房地产没有泡沫,因为这里从不缺钱,有坚强的后盾。
        可是,突然之间,鄂尔多斯却资金断裂,缺钱了。原因是房价开始下跌,瞬间计算财富贬值,开发商一下子融不到资,很多楼盘停工。高利贷者收不回资金,危机出现了。
 一些人到现在还不明白,认为是经济政策导向出了问题。实际上产业方向的错误。房地产是一个一次性交易的产品,它的实用价值是用来住的,如果让它承担硬通货的功能,是最不合适的一个产品,因为它的成本太高了,很快就会被压垮。而房地产的变现能力是最差的,一不小心,太多的资金、资本就被固化成钢筋、水泥。如果不得不像海南那样炸掉,将是血本无归。
        这就是世界上大多数国家都限制炒房,限制房地产投机的原因。全世界只有中国把房地产作为以钱生钱的工具。
       把房地产作为支柱产业,特别是作为唯一的支柱产业,一定是灾难经济,一定是断头路。你再有钱,都会资金断裂,越有钱,危机就会越大。
       鄂尔多斯挖了地下的宝藏,在地上盖成了坟墓,万年财富的发掘就像启开了古老的魔咒,将这里推向迅速的灾难死亡。
       房地产就是魔鬼的咒符。
      贪婪,是魔鬼的咒语。
      房地产是漫延中国的一场瘟疫。

乔布斯故事之三
乔布斯:不会让钱毁了我的生活
徐明天

 1980年12月,苹果公司公开募股,估值17.9亿美元,公司的300个人成了百万富翁。是1956年福特汽车之后,超额认购最火爆的IPO。
 乔布斯一夜暴富。但他最亲密的伙伴丹尼尔却没有得到期权。两人一起读大学,一起去印度,一起在团结农场,当苹果公司还在乔布斯的车库存里的时候,丹尼尔就加入进来。但上市,丹尼尔仍然是时薪员工,不能分得期权。但丹尼尔并没多想,认为乔布斯一定会想这件事,会给他一些“发起人”股。但是乔布斯一直没有表态。丹尼尔就直接闯进办公室,讲了自己的想法。但乔布斯却很冷淡,不予理睬。丹尼尔器着从办公室里出来说:“我们的友谊在那一刻彻底破裂了。”
 一位分得很多期权的工程师看不下去,去做乔布斯的工作,建议从两人的期权中各分一些给丹尼尔。但乔布斯还是冷冷地说什么也不给。
 在金钱上,乔布斯是一个冷酷的人,扣门计较。
 乔布斯最大的一次个人赠予是送给自己的父母价值75万美元的股票,才两口出售了其中的一部分用来偿还房子的贷款。这是他们人生中第一次没有背负贷款。但是他们并没有去换一个大一点好一点的房子。他们说很满意满足。他们唯一的奢侈就是每年乘公主号邮轮度假一次。从来不乱花钱,生活极为朴素。
 乔布斯对待情人也很扣门。有一次他和贝兹吃晚餐,谈起贝兹穿一件红裙子更好看,并拉贝兹去商场看,反复品味,要好买下来,自己却不掏钱。他和克里斯安同居的时候,还很穷,就住在农场的鸡笼里。他和莱德斯同居的时候,已经非常富有,但同居的公寓就没有装修。他送女人们礼品,多是公司的电脑产品。
 在乔布斯去世前,苹果公司是全球市值最高的公司,拥有的现金就高达800亿美元,比美联储的现金还多。乔布斯在公司期权上也很计较,占有很多。但他的生活却一直很简朴。他是素食主义者,吃得极为简单。有钱后,他买了一处老式宅子,面积很大,但装修摆设简单,主体建筑和度假屋连家具都没有。即使是生活简朴的震颤教的教徒们看了也自惭形秽。乔布斯出行的时候,从不会有浩浩荡荡的随行人员,他也没有个人助理,从来没有雇过个人保镖。他买过一辆豪华轿车,但没有司机,都是自己开车。他的家里也没有住家的佣人。甚至他的家白天是不锁门的。乔布斯的朋友,一个曾经在苹果公司公司的工程师,后来患难与共了精神病,就经常来砸乔布斯的门,向院落子里扔砖头,还扔爆竹。警察就不得不来拘留他。乔布斯每一次都要去警察局把他领出来。
 乔布斯谈到对金钱的态度说:“我从来没为钱担心过。我成长在一个中产阶级家庭,所以我从没担心过会挨饿;我在雅达利公司的时候,意识到自己是个还不错的工程师范,所以我知道自己肯定可以维持生计;我读大学和在印度的时候,自己选择了过苦日子,后来尽管我开始工作了,但我还的过着十分简单地生活。我经历过极度贫穷,那种感觉很美好,因为我不用钱担忧,后来我变得特别有钱了,还是不用为钱担心。我看到苹果公司的一些人,大赚一笔后就觉得自己要过不同的生活。他们买下劳斯莱斯汽车和许多房子,每所房子都有管家,然后再雇一个人管理所有的管家。他们的妻子去做整容手术,把自己变得稀奇古怪。这不是我想要的生活方式。这太疯狂了。我答应过我自己,不会让钱毁了我的生活”。

[笔记]
对比乔布斯中国富人的炫富是多么幼稚。
放眼今日之中国,在“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的口号下,历经30年改革开放,确实已今非昔比。黄金宴、人乳宴、天价奢侈品、砸汽车、扔钞票的行为层出不穷,而法国人头马在中国的销量更是超过在世界其他地区销量的总和。
生活简朴,是文明的标志。中国富人的奢华,让人感觉很不够档次。
  日本作为高度均质化的中流社会,招摇的“炫富”本身是难以容忍的。笔者曾多次参加高层次的宴会,但菜式都很简单,自助餐或日式套餐,基本上没有国内那种动辄一桌山珍海味、鱼翅燕窝的“壮丽景观”。而笔者熟悉的几位国会议员都奉行“十分钟就餐”原则,不会将时间浪费在吃饭上,够吃就行,不会过于讲究,更不会铺张浪费,“吃完道谢、吃剩道歉”是日本社会的常识。在日本“耻文化”背景中,浪费是不被允许的“耻”。富人住宅设计风格简单,昂贵的名牌家具摆满屋子被视为是“俗气的事”。在日本富人之间,流行“三不拥有哲学”,即“不拥有存款(注:辞世前最多留2000万日元)、不拥有房子、不拥有头衔”。在日本,路上很少看到欧美豪华汽车、大排量越野车和多用途汽车(MPV),受宠的往往是小排量微型车及环保动力车。日本人已不将汽车等当作判断人是否事业成功的标志,汽车只是代步工具,首要考虑的是安全节能环保,丰田、三菱的大排量越野车则主要面向中国市场。可以说,经历了“失去的十年”,当年狂热的“浮躁心理”已从日本社会基本褪去,理性消费的回归恰是一个国家成熟的表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