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查理 知乎:一个让汉字消灭的“法律”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旧事旧闻 时间:2020/01/28 00:40:15

一个让汉字消灭的“法律”

一个让汉字消灭的“法律”
            
从1956年以后,主张“汉字罗马化”的一派就占了上风,他们加大了推行简化汉字和“汉字罗马化”的“理论”宣传。并不断扩大“简化楷字”的数量,停止创造新的汉字,合并同音异意字,扩大合成多音词,支持对外语多音节单词实行“音译”、等等,以引导汉语朝多音节词语言的方向退化,为最终实现“汉字罗马化”奠定语言基础。他们全盘接受了西方语言文字“学者”的片面的错误的“理论”和观点,把这些错误的理论和观点,充斥在“字典”、“教科书”和各种公文和报刊、杂志等宣传媒体里。以此达到最终实现“汉字罗马化”的目的。
“汉字罗马化”不但违反了汉字发展的客观规律,脱离汉语实际情况,没有“实用价值”,而且给人们的造成很多麻烦,于是遭到很多人的反对。汉字保守派,更是打着“保护中国传统文化”的幌子,起劲地反对。
  不过,“保字派”也没有正确的语言文字理论指导,只是拿出一些语言文字使用上的表面现象问题,来反驳“改字派”的错误做法和观点。所以,“改、保”两派争论了100多年了,至今谁也没有说服谁,一直都在打乱仗。
  中国大陆从1966年到1978年期间,是文化大革命时期,“文字改革”停止了。从1978年以后,中国大陆实行了“改革开放”的政策,照搬照套美国、欧洲、日本等国发达国家的东西的做法,占据了上风。同时,汉字楷体系统,在全球经济一体化迅速发展的时代,也的确出现了很不适应社会发展需要的更多的缺点和问题。于是,一些人出于牟取私利的目的,乘机大力“炒作”起英语来了。“炒”得全国普及“英语教育”:从幼儿园到大学,英语成了比汉语还受重视的必学课;从选用工人到选拔公务员,无一不搞“英语考试”过关。把“汉字罗马化”提升到“语言英语化”了。汉语、汉字在英语、英文面前,黯然失色。英语、英文在教育、科技、政治、经济、等重要领域,“鸟占雀巢”地挤占了汉语、汉字的关键的位置。从而导致英语热持续几十年一直升温,汉语持续几十年急速降温,青年人的汉语文水平急剧下降。人们对于汉语汉字的态度,变得非常轻蔑了;使用汉语汉字时,变得很不严肃、很不规矩了;出现了中国历史上,文字使用最混乱的局面:滥用“错、白字”,滥造“新词”,对外语单词,搞“音译”不搞“意译”,或者直接使用英文和“英文缩写字母”,按英语语法说汉语、等等。这类东西,充斥在一切中文电子信息中和书刊读物、文件、说明书、广告牌、等等各个角落。汉语、汉字出现了快速地严重地退化、变质。汉语汉字退化得不成体统了,言简意赅的汉语,退化成冗杂罗嗦的不伦不类的杂语了。汉字文章,简直就像一个老太婆的“针线筐”,里面“断针乱线,破扣残襻,东洋败絮,西域烂绢”都有,这是世界任何国家的文字所没有的现象。
1985年12月16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办公厅发出《国务院办公厅关于中国文字改革委员会改名为国家语言文字工作委员会的通知》时,把从前的“文字改革委员会”改成了“语言文字工作委员会”。1986年召开了“全国语言文字工作会议”,在会上不再提“文字改革”了。
不要以为“汉字罗马化”从此就不搞了。其实,“汉字罗马化”推行了30年,就是推行不开,也使“汉字罗马化派”认识到了,不首先把汉语退化成如英语一样的“以多音节为基础的语音单载的语言”,汉字就不会被“罗马化”的。所以,把“文字改革”改为“语言文字工作”,其实是改变“攻打”方向,另选“突破口”的做法,其实是把“改革汉字”放在“改革汉语”之后。但是,如果公然说“改革汉语”,就必然遭到全国人民的普遍反对。于是就把“文字改革”改为“语言工作”了。为什么这么说呢?他们的实际行为证明了这一说法。
虽然名义上“不‘改’只‘工’”,但是,对于“汉字罗马化”改革和随意“简化”楷字、砍掉汉语“尖音”和一些“音型”的错误的理论和错误做法,一点也没有清理,一点也没有纠正。这些错误的理论和错误的做法,不单仍然保留在教科书、字典和各种刊物里,还在一些语言、文字“学者”那里继续得到推广;小学的“汉语拼音教育”也没有改正为“汉字注音教育”; 还要继续扩大“简化楷字”的数量;于对英语冲击汉语,导致汉语汉字退化、变质和使用混乱的情况,不认为是汉语、汉字的混乱、衰落、失败、退化和危机,还说是“发展”,不但不纠正,还极力加以支持。因为汉语汉字越退化,越能加快汉语汉字朝着英语英文的方向变化的速度,越能加快实现他们的“汉字罗马化”的目标。
此时,中国广大的关心中国语言、文字前途的爱国人士,都感到了汉语、汉字的危机。于是就对他们的种种错误理论和错误做法提出了质疑和批评:“完全偏离了汉字发展的正确方向,以“前进”的名义,走了倒退的路子。”
因此,关心汉语汉字前途和中国命运的人们、“汉字罗马派”、“汉字保守派”,关于“楷字系统要不要改?怎样改?”的三方争论,又出现了新的高潮。
2000年10月31日公布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法》。其第十八条规定:“ 国家通用语言文字以《汉语拼音方案》作为拼写和注音工具。 《汉语拼音方案》是中国人名、地名和中文文献罗马字母拼写法的统一规范,并用于汉字不便或不能使用的领域。 初等教育应当进行汉语拼音教学。”
这显然是用国家法律的形式来强制推行“汉字罗马化”了。
但是,这个“法”, 对于汉语、汉字来说,是一个既不必要的也不成熟的“法”。因为它既无正确的“语言文字理论”依据,也脱离了汉语、汉字的现实情况。
因为,语言、文字属于“大众通用交流工具”,就如电话机、电脑、钢笔、纸张、照相机、筷子、等等大众实用工具一样,是没有政治性的,只有实用性。人们使用它,是因为它们有“实用价值”或能创造“实用价值”。所以,人们对一种工具,选用什么样的功能、款式、怎么使用、该不该改进、更新,人们根据自己的需要,自己会晓得的,无需别人作什么“规定”来强制。
今天,只要商家想把自己的商品推销出去赚钱,商家在制作“商品说明书”或“广告”时,就绝对不会用“甲骨文”的,因为他们知道,今天绝大多数的普通民众是看不懂“甲骨文”的。广东、福建、浙江、上海、西藏、新疆的人们来“普通话区”出差,不用别人“规定”强制,他们自己就知道必须说“普通话”的,不然,他们就无法与当地人打交道。终生蹲在广东、福建、浙江、新疆不出山的人们,你“规定”强制他们学了“普通话”,又有什么用?反之,“普通话区”的人们,到广东、福建、浙江、上海、西藏、新疆出差,不用别人“规定”强制,他们也会自觉地学习这些地方的“方言”的,不然,他们也不能同当地人打交道。
所以,国家政府只需为人们提供学习和使用“通用语言和文字”便利的条件,就可以了,无需用法律来强制人们使用什么语言、文字,不使用什么语言、文字。事实上,每一种语言、文字是否为广大民众所使用,是由这种语言、文字给人民带来的相对利益多少决定的。给人们带来的相对利益多,人们就用它,给人们带来的相对利益少,人们就淘汰它。除此以外,任何强制手段都是无效的。假如你今天对农民下命令:“为了‘低碳、环保’不准用拖拉机耕地,只准使用牛拉木犁耕地。”看你的这种脱离实际的“命令”,有谁会执行?
“通用语言文字法”的第二条规定:“本法所称的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是普通话和规范汉字。”
第八条规定:“各民族都有使用和发展自己的语言文字的自由”
此“法”的第二章,共12条,规定了允许和不允许使用什么语言和文字。
对比来看,第二章与第15条的内容是互相矛盾的:既然“自由”,又何必“规范”?
目前,所谓的“规范字”,就是由“文字改革者”随意做出来的“简体楷字”。
   其实,文字是一个体系,具有很强的系统性,不是一个杂乱无章的符号堆;每一个文字单体,都受系统性制约,都体现着系统性,发挥着系统性作用;文字的作用,是通过文字的系统性才发挥出来的,这是“表示语言单词的文字”与“直接表示事物的普通符号”的本质区别。“单个文字”离开其系统,就变成“普通符号”了。汉字楷体是一个系统,每一个楷字,都体现着楷体系统的特性:笔画形式、构字规则、整体形状、等等。例如,楷体系统里的“形声字”系列,构字的规则是“偏旁表意”(实际上是提示字义)“部首表音”(实际上是间接表音)。如:“寰、圜、鬟、缳、擐、嬛、轘、澴、鹮、鐶、闤、攌、還、環、懁、糫”这些字,读音都是“瞏(huan)”。所以很有规律,很规范。而搞“楷体字简化”者,只把“還” “環”分别改成“还”、“环”,用“不(bu)”代换了“瞏(huan)”, 其他的都不改,这就从结构和表音上,都破坏了这个“字系列”的原来的规律。使本来很规范的“瞏(huan)”部系列字,变得不规范了。
  搞“楷字简化”者,搞出了2236个“简化字”,就打乱了楷体系统中的2236个“字系列”的构造规律和表音规律。使本来就已经混乱不堪的楷体系统更加混乱了。搞“楷字简化”者,把自己搞出来的“简化字”称为“规范字”。那么,以此论推,早有的8万多楷字(中华书局1994年版《中华字海》收字85568个。)和今后新造的汉字(不论什么体式的新汉字),就成了“不规范字”、“非法字”了;然而,按这个“法”的第十八条来看,不是汉字的“罗马字”、英文,却成了中国的“规范字”和“合法字”。这岂不是亘古未有的世界上最大的“怪事”?
   此“法”所说的“规范汉字”,是以什么“标准”“规范”出来的?“法”上应当有明确的“规范”标准,可是没有。那么,所谓的“规范”,也就成了个人的或者极少数人的脱离实际的和违反汉字发展规律的随心所欲的“乱规”。
六十年来,大陆停止了汉字楷体字系统的发展;出现了汉字退化变质;出现了汉字、英文混用;出现汉语朝着多音节词语言快速退化现象;等等,就是这种“乱规”的结果。这种“乱规”,也把中国大陆从“世界汉字圈”里“规”出去了。
此“法”第十五条规定:“信息处理和信息技术中使用的国家通用语言文字应当符合国家的规范。”
“国家的规范”是什么?中国没有独立自主的“国家电脑用规范汉字集”,那就是美国人给定的“中文国际标准”了。这个“中文国际标准”,使中国人连创造一个新汉字的权利都没有了。所以,第十五条的规定,给中国的“中文信息系统”的发展,戴上了桎捁。为什么?
因为,在“楷体系统”的基础上,是绝对不能建立起“独立自主的中文信息系统”的。所以,“中文信息”就不得不挂接在“英文信息系统”上,无法脱钩。在 “信息起决定性作用”的现代,没有“独立自主的中文信息系统”,还能成为世界强国吗?要想与英文信息脱钩,就必须把目前的“汉字楷体系统”改进成具有系统性、规律性、规范性和“读写一致的”、便于电脑组字的没有重码字的“新体汉字系统”。但是,这样的改进,就违犯了“语言文字法”。所以,汉字就只能僵化在“楷体”状态不变,“中文信息”就只能永远寄居在“英文信息系统”的“屋檐”下苟延残喘了。
汉字的体式一直是随社会发展的不断需要而不断更新的,历史上已经更新过多次了(图符---篆体—甲骨文----小篆---隶体---楷体---宋体),汉字楷体,在今天全球经济一体化的信息时代,凸现出下列无法克服的6大固有缺点和8大问题,使中国在基础教育、信息处理、普通话推广、对外文字使用等等方面,让国家、企业和私人每年枉费的巨额资金,达千、万亿元,直接阻碍着中国现代化建设和损害着中国的安全,更危及到汉语汉字的生存命运。所以,已经到了非更新楷体系统不可的程度了。
但是,“语言文字法”的第十五条,限定了汉字楷体系统不准更新。
“以单音节词为基础的语言多载”的汉语,在今天发现了“汉语拼音原理”的条件下,其发展的必然结果是“意、音双表”的、科学理想的、“无文盲”文字体式。然而,这种汉语汉字发展的客观规律所导出的“科学理想的新体汉字系统”,即使优越于“规范字”一万倍,也是违法的。
“国家语言文字法”第十八条中写道:“国家通用语言文字以《汉语拼音方案》作为拼写和注音工具。《汉语拼音方案》是中国人名、地名和中文文献罗马字母拼写法的统一规范,并用于汉字不便或不能使用的领域。”
实际上“汉字不便或不能使用的领域”是不存在,因为汉字具有无限的扩展性,即使对于新生事物,在已有的汉字中找不到合适的汉字来表示,也可以创建一个新的汉字来表示之。现在的电脑,不能用汉字楷体系统建立“独立自主的中文信息系统”,但是,完全可以创建一个“意、音双表新体汉字系统”,来更换楷体系统,来解决汉字楷体系统所存在的一切缺点和问题。
“汉字罗马化”的改革,如果从1941年延安地区开始,到今天,已经推行70年了,实践证明根本行不通。行不通原因,第一,在理论上违背了“一定性质的语言决定一定性质的文字”的客观规律;第二,在实践上,根本没有实用价值。不管“保守派”反对不反对,“汉字罗马化”都是行不通的。你硬叫一个1.8米高的成人,穿3岁儿童的童装,即使没有别人反对,这个成年人也是穿不上的。
尽管“汉语拼音教学”对于推行“汉字罗马化”是徒劳的,白白浪费学生和老师的时间和精力,但是,此“法”还是规定“初等教育应当进行汉语拼音教学”。这样规定的目的,就是为了坚持继续推行“汉字罗马化”的。
这个“法”的第五条:“ 国家通用语言文字的使用应当有利于维护国家主权和民族尊严,有利于国家统一和民族团结,有利于社会主义物质文明建设和精神文明建设。”
首先,语言、文字本身,仅仅是一种大众交流思想的两种工具,就如录音机、打字机、钢笔、纸张、筷子、等等普通工具一样。根本不具有政治性质,怎么会与“国家主权和民族尊严、国家统一和民族团结,社会主义物质文明建设和精神文明建设”关联上呢?
因为小偷用拆装汽车轮子的“扳手”撬门别锁了,于是就订一个“扳手法”:“‘扳手’,只准用于做有益的好事,不准用于偷东西或打人之类的坏事”。如果以此论推的活,世界上的工具有几百万种,每一种工具,都可以被人们用来做好事和坏事,那就得订几百万种工具的“法律”了:“木棒法”、“斧头法”、“绳子法”、“菜刀法”、“汽车法”、“毛笔法”、“砚台法”。。。。。。类似这样的“法律”,必要吗?有人执行吗?怎么监督实施?
因为有的商家把“大鳊鱼”写成“大便鱼”或制作“虚假广告”,或者有人散布“危害国家主权、民族尊严、国家统一、民族团结和社会主义物质文明建设和精神文明建设”的言论和文件等等,就制定一个“语言文字法”,那与“扳手法”有什么区别?
商家把“大鳊鱼”写成“大便鱼”或制作“虚假广告”,或者有人散布“危害国家主权、民族尊严、国家统一、民族团结和社会主义物质文明建设和精神文明建设”的言论和文件等等,那是“人”的错误,不是“语言、文字”本身的错误。所以,这些属于“商品广告管理条例”、“社会治安管理条例”、“市政管理条例”、“刑法”的覆盖范围,不属于“语言文字”本身的管理范围。
如果把“干”写成“幹”和“亁”或者其他形式的“新字”,或者不用“英文字母”代替楷字,就算是“不利于维护国家主权和民族尊严,不利于国家统一和民族团结,不利于社会主义物质文明建设和精神文明建设”了。那么,用这个“法”的第二章所列条文,来判定人们是否犯法?中国现在有14亿人口,就有11亿多人都会犯法的;使用汉字“繁体楷字”的香港人、台湾人、澳门人、外国华人和日本人、韩国、新加坡人等等,都成了违法者。“法不责众”,这是基本的常识。一个让80%的人们都犯法的“法律”,还能执行吗?
不过,“楷字保守派”就是依据这个“法”的第五条,给改进汉字楷体的人们扣政治大帽子的:
“汉字是维系中华民族统一的纽带,改变汉字就是分裂中国,破坏民族大团结”
“改变汉字,就割裂了中国的历史文化,会出现历史文化断层”
“改变汉字,就是企图毁坏中华民族的文化,是数典忘祖的不肖行为,是汉奸。。。。。”
这个“法”虽然是没有正确的语言文字理论依据的、脱离实际的、漏洞百出的、不能执行的,但是,处在主导地位的“汉字罗马派”却能以此“法”为依据,对于汉字楷体(不论“简体”还是“繁体”) 在今天凸显出不适应现代社会发展需要的6大缺点和8大问题,可以放着不管;对于如何解决这6大缺点和8大问题,不予讨论。(因为这些缺点和问题,正是他们推行“汉字罗马化”的理由。)对于民间提出的各种解决6大缺点和8大问题的方案,不与理会(因为别人的方案,都违背了“汉字罗马化”的方向,是非法的。)
这样的一来,在今天这种英语、英文强势进攻,汉语汉字节节败退的形势下,就必然使汉语、汉字迅速地向着停滞、僵化、衰落、退化、变质、消失的深渊跌落了。所以,汉语就由世界上最易学会的、以“言简意赅、丰富精确”著称的语言,变成冗杂啰嗦又不准确的“杂牌货”了。这样,更为“汉字罗马化”派,鄙弃汉语汉字,推行英语、英文,提供了“理由”。
这种“述而不作”的策略,与汉字保守派的“保持汉字楷体永远不变”的策略,虽然有别,但是,同样能够达到促使汉语、汉字向着停滞、僵化、衰落、退化、变质、消失的深渊迅速跌落的效果。这样,他们就可以 “自然而然地”最终实现“汉语英语化”、“汉字罗马化”了。
语言文字发展论.rar (674.78 K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