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圈腿小猎狗:大道德、大活佛、大孤独毛泽东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旧事旧闻 时间:2020/01/29 13:09:54
一、大道德毛泽东
我在我的《宇太道法》这本书里说过,“道”是“德”产生的根基,“德”是“道”的行为体现。德所以成其为德,就在于它“合道”,不合“道”的“德”,不配叫做“道德”。
道有正道与邪道,只有选择了正道,才能派生正德。屈原的德性,皆出于爱国之道;鲁迅的德性,皆出于救民之道;无数先烈视死如归,都源自解放中国之道……
要想有一个正确道德,首先要选择正道,然后根据正道确立正德。
只有确立正“道”,并使“德”合“道”,才是正确的“道德”。
明确了大道,才能树立大德,大德树立,也就匡定了最基本的自我行为准则,这样的行为准则渗透到日常生活中去,没有不美的道理。
何为“道”?老子在《道德经》里体现的道,是宏观博大的道,是天地人融会贯通的道,是只能心领难以名状的道。从自然角度考虑,美好的自然不被污染,天然的本质不被破坏,人性的善根不被毁损,就合道蕴。从社会角度考虑,“道”就是社会发展的客观规律,遵从这个客观规律就合道,违背这个客观规律就违道。
我所以认为毛泽东拥有大道德,是因为他遵从了老子的“大道”,顺应了社会发展的客观规律,并在这个正道的基础上,确立了自己的德性。
如果说老子的大道德体现于被动“静守”上,那么毛泽东的大道德则体现于主动进攻上。
人类要想从野蛮掠夺到文明掠夺的前史阶段,进入完全人人平等和睦相处的正史阶段,就必须确立共产主义社会观,并以阶级斗争为武器消灭阶级与压迫,惟其如此,才能尽快缩短前史到正史的进程,所谓正史,就是全人类共产主义的开始。
毛泽东给自己确立的“道”,正是这样的“道,他的整个人生所体现的德性,都是由这个“道”中派生的。
这既是人间正道,也是人间大道,由此派生的德,既是人间正德,也是人间大德。
所以,我才会说,毛泽东拥有大道德。
毛泽东的大道德,引领着他的人生,也规范着他的人生,同时还指导着他的人生。
像毛泽东这样的人类顶级人才,人世间所有的“风流人物”,都是不足以让他刻板效法的,没有人配做他的老师。
他只能自我框定,自我指导,自我开拓,自我感悟,自我勃发,自我崛起。
他给自己确立的大道德,就是自己给自己找来的人生博导。
他为什么不子承父业,安于在韶山冲当地主?因为不合于他的大道德;
他为什么不与蒋介石分坐南北朝,各领风骚?因为不合于他的大道德;
他为什么不与领袖们尽享荣华富贵,品味坐天下的大快大乐?因为不合于他的大道德;
他为什么不与同事们缩短差距,不求和谐,反而革他们的命?因为不合于他的大道德;
他为什么宁可构筑“第三世界”,也要骂美帝、斥苏修?因为不合于他的大道德;
他为什么在美帝、苏修并不敢到中国挑衅,而是侵略别国的时候,还要开骂?因为不合于他的大道德;
他为什么一直不提高自己和子女们的生活待遇和消费水平?因为不合于他的大道德;
他为什么一直不讨官僚、权威、贵人、名人的好,却一直心系于平民百姓?因为不合于他的大道德;
……
他的一切所作所为,都是灭等级、灭特权、灭压迫、灭阶级、灭自私、灭邪恶,以便为顺利通向共产主义扫平一切障碍,以便尽快“合道”,尽快使人类走向正史。
当我们理解到领袖这一点的时候,我们就会感到,他的所有所谓“错误”,都未必是真正的错误,至于什么“三七开”也好,“四六开”也罢,这种切分西瓜式的评价法,显得又是多么荒唐可笑。
请大家记住,对毛泽东这样神圣的顶级伟人,一定要切忌胡说八道,凡属于放肆地对毛泽东进行不负责任的胡乱评价,体现的绝不是勇气,也不是自由,而是肤浅和缺德。
“上德不德,是以有德”,是《德经》的纲领和主旨。
所谓“上德不德,是以有德”,可两种解释:其一,将“上德”看成名词,意思是,拥有上德的人,从不认为有德,这就是有德的原因;其二,将“上德”看成动词,意思是,要想上德,就不要强行去德,这样才会有德。可见,老子所说的“德”,是合于道蕴的“德”,不合道蕴的“德”,不算“有德”。
那些强行去德的人,那些德了一下就认为自己很有德的人,做法就不合道蕴,又怎么可能算是有德呢?比如,本来不拿人民当回事,却硬要做出亲民的样子,还要大肆宣扬这个样子,以显示德性,又怎么能算是有德呢?
毛泽东一生行的是大德,拥有的是大功德,可他从来不认为自己有德,也从来不谈自己功德,更不张扬自己的功德。你可以翻阅他的所有文字,从来没有一个字是彰显自己功德的,他把新中国的建立,首先归功于烈士们,人民英雄纪念碑碑文,是他亲自起草并亲自宣读的,我听过他宣读的声音,音色沉稳,节奏顿挫,感情深厚,内涵悲壮,特别是读到“永垂不朽”四个音节时,犹如斩钉截铁,不容置疑。在他看来,死去的人贡献最大,因为他们献出了宝贵生命,活着的人们无论怎么吃苦,都无法和烈士们相提并论,必须扎扎实实为人民掌握好印把子,让中国始终属于人民,才能对得起死难的烈士们。文革时有人大肆张扬他的功德,他很不舒服,特别是讲到缔造军队时,他说,缔造也不是我一个人嘛,他总是强调同志们的共同作用。
今人的道德,集中体现于付出与索取上,以这个角度看,毛泽东的付出与得到,和所有人比,包括和所有开国元勋们比,都是最不挂钩的,他是党的领袖,国家元首,军队统帅,在规格上场面上不得不配套,但在实惠方面,他老人家应该是最“亏”的,不必说他自己生活用度的简朴,也不必说唯一健全的大儿子外丧,在他健在的时候,子女后代都没有现出生活上的明显优势,他的侄女改革后在王府井开了个饭店,我是吃过的,那属于自我谋生,没有丝毫特权。
我在一九九七年出过一本书,叫《宇宙体的周期循环与地球人的命运》,买我书的人要我签名,个别朋友要我题个字,我题的最多的一句话是:“下德行善,求其报;中德行善,忘其报;上德行善,忘其行善。”啥意思呢?下等道德的人做好事,追求的是回报;中等道德的人做好事,忘了还有回报这回事;上等道德的人做好事,忘记了自己做的是好事。
一个人做点儿好事并不难,难的是一辈子做好事。实际上,毛泽东一辈子都在做好事,包括被歹人们认为的坏事,事实上也是好事,至少内涵是美的。但毛泽东不但从来没有追求回报的意思,也忘记了回报这个概念,甚至忘记了是在做好事,他唯一担心的是别做坏事,别对不起死去的烈士和活着的人民。毫无疑问,他老人家拥有的,是上德。具有上德的人,不做是不做,要做就是好事,已经完全根除了做坏事的意识和习惯。
在我看来,我们有很多党的干部,甚至是高级干部,虽然为人民立下了功劳乃至丰功伟绩,但却是很在意回报的,没有回报是觉得“亏”的,不仅自己要享受一番,还要子女也享受一番,乃至连子孙万代都要打好享受的基础。这就不是上德,也不是中德,只能是下德了。倘若要的回报过了分,就带有掠夺性质了,就是缺德了。
宇太不禁要问,你们活着的人要回报,那么死去的烈士们怎么给回报?你们没完没了的从人民那里索取回报,难道就是给烈士们的回报吗?
跟毛泽东一比,就又都原形毕露了。
毛泽东啊,我最尊敬的导师,就冲这,你老人家不挨骂,才怪呢。
人,起码得讲点儿良心,毛泽东功高日月,一生为天下弱者操心费力,可谓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到了,还要为人民承担恶语中伤和肆无忌惮的诽谤,最广大的中国平民们,醒醒吧,他老人家挨骂蒙冤,被泼脏水,难道不都是因为不满足他们太爱我们而造成的吗?
他的一生,只有奉献、奉献、没完没了的奉献,别人理解的他奉献,别人不理解的他也坚持奉献,他心里只有人民,从来不考虑自己的荣誉和待遇。
想一想,他得到什么个人享受了?最腐化时,也不过一件新衣服,一碗红烧肉。
他死了,给子女晚辈留下了楼堂馆舍,还是家财万贯?他留下的,只有一种惊天地泣鬼神的精神。物质上,他一贫如洗。他干干净净的来,又干干净净的走。
现在的官僚们,跟毛泽东一比,就又都原形毕露了。
那些一掷千金,一餐上万的人,究竟为人民做了什么贡献?有何德何能,如此享受?
最该享受的不忍享受,最不该享受的放肆享受,最拿人民当回事的挨骂,最践踏人民的反而潇洒。天理何在?
团结起来,扫平邪恶,还我润之……
二、大文人毛泽东
他的文风百姓味儿最浓。
什么叫工作,工作就是斗争。
你说的办法对人民有好处,我们就照你的办。
扫帚不到,灰尘照例不会自己跑掉。
多么明白,多么朴实,多么生动的文风和话语?
他讲话,很少念讲稿;写文章,也决不摆一大堆资料;有思想、有笔、有嘴,够了。
思想库存满满的,随便流,根据形势需要,随时提取,动笔基本不用秘书。而且,一点儿没有八股文风,自由洒脱,生动活泼。
因为他有实际体验,肚子里有真货,不是无病呻吟,不是绣花枕头,所以用不着装腔作势,摆大官的谱。
他要解放百姓,为民众立言,有真知,有灼见,有真心,有纯情,所以话风文风,就有了浓厚的百姓味儿,人民味儿。虽道理深,却极易懂,听着好听,看着好看,都会让人舒服、好受、过瘾、解渴。
你看毛泽东给工人们讲课,给战士们讲课,怎么讲的?随随便便的,实实在在的,和和气气的,生动活泼的,既让他们懂了道理,还让他们咧着嘴笑。他给战士们讲,我们小,是石头,蒋介石他们大,是水缸,石头能砸破水缸,水缸砸不破石头。这么讲课,战士们能不爱听?
本真,自然,通脱,实在,风趣,举重若轻,闲庭信步,绝无丝毫逢场作戏之痕,真文如其人也。
读他文章,会感到他更亲近、更可爱。
他的诗词是天底下最好的诗词。
我以为,他的词是最上品,既合于古词基本规则,又不被规则俘虏,超越中显出既自由灵活又上下贯通之大气韵,等于在圈子里跳舞,仍然如入无边之境。宋词中三巨头:苏轼、陆游、辛弃疾,皆不如也;其他领袖诗词,差之远矣;即便鲁迅、郭沫若,亦大为逊色也。
况他人乎?
词之美,内容为首。
毛词内容决定于毛之大气,毛之大行,毛之大爱,毛之大德,毛之大志,毛之大勇,毛之大谋,毛之大悟,毛之大慧,故如珠穆朗玛,能拔地而起芟翁於簦芾吭露瑁芪柙贫K湫问接懈霰痂Υ茫皇涑蹲趁酪病?/SPAN>
当他“背负青天朝下看”的时候,空间变小了;当他“只争朝夕”的时候,时间变短了;他仿佛手里玩着用来健身或娱乐的“小小环球”,逐渐无限扩充的巨人之身填充了所有空间和时间,宇宙突然渺小了。
从综合指数出发,中国人写文章最好的,仍然是毛泽东。鲁迅的文章固然很好,尤其深刻,但只限于文人学者阅读,百姓是断然看不懂的,也不会有人看的。
毛泽东的深刻并不亚于鲁迅,但他把深刻化解、扩散,就像把冰糖用开水浸泡以后,再送给所有的普通人去喝,这就决定,中国绝大多数人,只能受到毛泽东思想的武装,不可能受到鲁迅思想的武装。而且,毛泽东巨手一挥,被毛泽东思想武装起来的中国人,便合力粉碎了一个旧世界,这更是鲁迅式的超级文人们所望尘莫及的。
所以,谈到民族魂魄,当以毛泽东为首,鲁迅次之。因为鲁迅影响的,只是纯文人,而毛泽东影响的,是整个中国人。
三、大活佛毛泽东
我说过,宗教是神化,神化是文化,文化是人化。
彻悟者的信与不信,与蒙昧者的信与不信,有本质的不同,智慧与荒唐不可同日而语。
机械信仰主义者是没有能力准确传达信仰、执行信仰、乃至落实信仰的,尽管他们有时很执着、笃信、甚至迷信某一种东西。
信什么,怎样信,真不真,迷不迷,是天赋人权,任何粗暴干预都是践踏人权。但是,任何宗教与信仰,其原始意义的通达,都有赖于人的质量提升,只有彻悟者,才能完成这样的使命。
迷信不迷信,神化不神化,并不是、也绝不是高与低、对与错、好与坏、美与丑的标准。把这个当成一个标准的人,一定是庸俗的“常规思维”过分发达的人,世俗偏见冲昏头脑的人。
崇拜,是人的本性,无论是确立一种宗教,还是张扬一种宗教,都是合于本性的本性反应,都是人类正常的文化现象。
从图腾崇拜到宗教崇拜,皆源于人类对世界的认识,都是精神文化的自然升级,由表及里、由浅入深,直至本质。一般说来,任何一种精品思想或主义,都有可能升华成宗教,一旦成为宗教,也就拥有了永恒的精神文化地位。
我们信仰任何宗教,其实都是对真理的追求,即在心里守住那属于自己的公正、公平、与永恒。耶稣、真主也好,佛家、道家也罢,都是劝人向善的,都是叫人坚持真理的。
毛泽东虽为世俗之人,但他从来就没有例外过。
神、佛、鬼、道,都在心里,都只不过是精神的独特存在方式。每个人到了一定境界,都可以当神当鬼,成佛成道。而且,并不决定于外在,而是决定于精神。你剃光了头,穿上了袈裟,住进了寺院,就一定是佛了么?只能是像个佛了,倘若没有佛心,也是俗人,穿着袈裟的俗人。即便你住在别墅或者茅屋,穿着西服革履或者粗布麻衣,只要你有佛心,你也可以成为佛的。所以,大量的神、佛、鬼、道,也并非一定都要到天宫、寺庙、地府、道观里去的,那只是一种文化的存在标志或张扬方式,事实上,大量的神、佛、鬼、道,都是点缀在世俗社会的角角落落里的。
实际上,毛泽东就是活灵活现的神仙或者活佛。
基督教、伊斯兰教、佛教都是外国的一种文化,中国的道教显然是最苍白的,倘若中国还有可以提升为宗教的精品思想文化,那对于这个种族和民族的永恒未来,则一定有不可估量的意义。
悠久的传统宗教,都试图揭示宇宙间的永恒真理,并同人的生命结合起来,以一种特殊文化,即神化的方式出现,都带有大彻大悟的性质,以天机不可泄露并不得不透露的方式影响人类。以悠久的传统宗教规模为范式,现代世俗社会中的任何圣迹、精品思想乃至主义,似乎都是难以被宗教的。四大宗教,无疑已经具有了客观意义上垄断地位。
遗憾的是,四大宗教的浩瀚与飘渺,一直与大量的低俗人类不能拥抱与接吻,只能仰视或者盲目崇拜。利欲熏心而又难以自拔的前史人类,不可能真正领略或者达到宗教所期望的圣境,宗教一旦纳入他们的心灵,就容易被扭曲变性,功利心态不可能使他们的信仰进入应有境界,而只能使圣洁的伟大宗教遭受亵渎与毁容。
同时,四大宗教与现实社会实际还有一段漫长距离,与资产阶级、无产阶级革命后的新文化显然是格格不入的,鉴于历史发展的需要,宗教只能留在历史的原点,只能保留在人们的心中。显然,由传统宗教担当人类前史的全部精神使命,是远水不解近渴的,必须辅助以更现实更世俗的精神武器,这个最佳精神武器,应该是毛泽东主义。
毛泽东主义是朴素的、食人间烟火的、现实的、实用的,尤其适合于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被压迫者与压迫者、人民大众与特权者的斗争。因为毛泽东主义是科学的、是进步的,是在血与火的革命实践中冶炼了的马恩主义,因此是解放被压迫人民的最佳精神武器。
毛泽东一直尊重传统宗教,并同传统宗教文化内涵有着千丝万缕的暧昧关系,其中受佛教文化影响最深。
事实上,他就是一个世俗化了的大活佛,不仅佛面佛心,而且佛法无边。
他从小受笃信佛教的母亲、外婆影响,心地长相也与母亲大类,走向革命后,虽然以“斗”的方式出现,但佛心并没有改变,而是从社会现实出发,竭力救民于水火,以便达到“普度众生”的目的。
他不是清谈与说教的佛,为信仰而信仰的佛,而是实践化了的佛,现实化了的佛,食人间烟火的佛,可触可感了的佛。
中国的佛教文化是浩瀚的,从敦煌、云岗、龙门三大石窟,到遍布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大小寺庙,不计其数,乃至点缀于农村的角角落落。
但是,毫无疑问,给予中国佛教文化影响最大的,应该是四大佛教名山及其四大菩萨。
四大菩萨教化众生的道场分别是:地藏菩萨的九华山,观音菩萨的普陀山,文殊菩萨的五台山,普贤菩萨的峨嵋山。这四大菩萨代表佛法教学的四个重要课目,等于四个学院,这也是佛法的纲领,不管多少宗派、经论,都出不了这四个范围。所以这四位菩萨在中国佛教界的地位非常崇高,纵然不是在这四大名山,一般比较大的道场也都会供奉这四大菩萨。
稍有佛教文化常识的人就知道,四大菩萨,象征四种理想的人格,象征大愿景的是地藏王菩萨(孝道);象征大慈悲的是观世音菩萨(爱心);象征大智慧的是文殊菩萨(理性);象征大实践的是普贤菩萨(落实)。实际上,四大菩萨都具备这四种综合素质,只是各自代表了自己最为突出的一点。
品读一下毛泽东的人生,我以为四大菩萨的四大人格特征,他都是具备的,所以,我才认为,他是大活佛。
由于地藏菩萨“安忍不动如大地,静虑深密如秘藏”,所以称为地藏。据《地藏菩萨本愿经》讲,地藏菩萨立誓愿:“愿我尽未来劫,应有罪苦众生,广设方便,使令解脱”,并发出“地狱未空,誓不成佛”的宏大誓愿。
毛泽东,青年时期就立下救民宏愿,并最终使最多的处于“地狱”中的苦难人民,见到了光明,他实现了“大愿”,也为人民实现了“大愿”。为了实现“大愿”,他以“愚公移山”的精神,坚决“将革命进行到底”。
观音菩萨是我国佛教信徒最崇奉的菩萨,拥有的信徒最多,影响也最大。
观音菩萨的特点是大慈悲,按佛教经典的原意:慈,即是“予乐”;悲,即是“拔苦”。拔除众生的痛苦,给众生以快乐,就是慈悲。能以众人苦难为苦难,这样才能成就大慈大悲,才能成就大公无私的伟大人格。众生多苦,所谓三苦、八苦、无量诸苦,众苦煎熬,所希求的,正是一种没有任何附加条件的辅助与指导。
毛泽东的整个一生,不正是这样干的么?不都是为普天下的劳苦大众大行“慈悲”的举动吗?而且,他一直是“以众人苦难为苦难”的人,为救人民苦难,只提倡“为人民服务”,只提倡“毫不利己,专门利人”,从“没有任何附加条件”,也从来不求回报。
文殊菩萨为佛陀释迦牟尼的左胁侍,是释迦牟尼的大弟子,他和释迦牟尼、普贤菩萨合称为“华严三圣”。
文殊菩萨智能、辩才第一,为众菩萨之首,是象征佛陀智能的菩萨,称“大智”,象征大智慧。《文殊发愿经》云:“愿我命终时,灭除诸障碍”。文殊菩萨的智慧落实到我们的日常生活当中,就是要保持高度的理智,不可以感情用事。佛门有句话说‘慈悲用本,方便用门’;有智慧为先导的慈悲与方便,才能长养菩提,接引众生。
纵观毛泽东人生,无论是趋日寇、败蒋匪,还是与蒋介石谈判,与斯大林吃饭,体现的不都是大智慧吗?在他“命终时”,为人民“灭除”的“诸障碍”,难道还少吗?他体现的,不正是一种极具理性的“大智”吗?
普贤菩萨的梵文名称是‘三曼多跋陀罗’。他掌管一切诸佛的理德、行德,代表‘德’与‘行’。据说他有延命之德,发过十种广大心愿,决心要为佛教做弘法工作。在《华严经.入法界品》中,善财童子参访的第五十三位善知识,就是普贤菩萨。菩贤菩萨为善财童子说十种广大的行愿,善财童子因此而圆满成佛,所以称为大行普贤菩萨。
十大行愿是普遍面广大的修学原则,是佛法中一切行门的高度概括,是一切菩萨成佛的必修课程。一切众生依此行愿而圆成佛道,一切诸佛依此行愿而教化众生,因此在因地的菩萨称为位前普贤,位后普贤是倒驾慈航诸佛的称呼。由此可知,普贤菩萨是代表普遍而广大的修行方法,人人依之而行都是普贤菩萨,因此不能执定他只是一尊菩萨而已!
显然,普贤菩萨的最大特点是实践修行普法,重在行动与落实,这恰恰又是毛泽东生前一再强调的,他的《实践论》,“实践出真知”,“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集中反映了他“行”的原则以及对“行”的重视。他以不折不挠的“行”,摸索出了一条解救苍生的独特道路,以国情为原料、以马列为作料,创造了毛泽东主义,以“星火燎原”的精神,烧红了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土地,所体现的,正是通过大实践锁定大落实。
四大菩萨的特点,无疑是佛教文化的精华,无论是地藏的弘志,还是观音的悲悯,无论是文殊的睿智,还是普贤的广行,毛泽东都是具备的。
完全可以断言,毛泽东是集四大菩萨理性、德行、愿景、爱心于一身的现代活菩萨。
正是:
天生圣人,道统承传;
融马列于炎黃文化,行大道于中华乱世;
大雄大力,率同志一统华夏;
大慧大慈,立国体人民共和;
显净土于东方大地,天下为公;
施普济于七洲四洋,恩泽世界;
古道新经,主义度化四方;
效命苍生,圣德普照千秋。
但是,毛泽东又不是循规蹈矩的佛,不是机械教条的佛,不是只凭佛教经典去说教的佛,而是毛泽东化了的佛。
取来的佛教是中国人的大教,信佛的人当为世界之最。
那么,大多数人又是怎么信佛的呢?
我看到过太多的信男信女们,见佛就磕,进门就拜。祈求佛祖、观音、米勒乃至任何佛面人塑像,公然要求保佑他们升官、发财、甚至只生男孩不生病。光要求私利,不要求担当。而且,他们把俗世不正之风带进了圣洁的佛门,大有到佛门走后门拉关系的意蕴,仿佛磕磕头、烧烧香,再往箱子里塞个红包,就能换回所需要的“回报”。这可能吗?不懂佛教起码内在教义,心灵肮脏,胡乱信之,有事要求佛、临时抱佛脚式的信之,无疑是对佛门的亵渎。
那么,应该怎么信呢?我看,孙悟空、毛泽东式的信法最好。
毛泽东虽自幼受母亲熏陶,笃信佛教,但毛泽东的信法与母亲截然不同,就像孙悟空与唐僧截然不同一样,他是有佛心的,但不是迂腐的佛,不是教条的佛,不是本本的佛,而是灵活了佛,变形了的佛,改革了的佛,升华了的佛,越轨了的佛,开了杀戒的佛,是孙悟空式的佛,是斗战胜佛,一句话,是毛泽东式的佛。
因为传统迂腐教条的佛无以救苦救难,只能强忍宰割,唐僧就是这样的佛,毛泽东母亲也是这样的佛。实践证明,唐僧这种佛教徒,只能被妖魔欺负;毛泽东母亲这种佛教徒,只能被毛泽东父亲压迫。世间的妖魔必须除掉,人世才会平静,才能充分解放善,发展善,升华善。铁的事实告诉我们,妖魔不怕唐僧,但怕孙悟空;毛泽东的父亲不怕妻子,但却怕儿子。为什么?因为孙悟空、毛泽东手里都有金箍棒:斗争哲学。
残酷的社会现实让毛泽东认识到,要普度众生,要博爱苍生,不能采取母亲的信法儿,必须率先除暴驱邪,铲除人间所有妖魔,不可以对善恶实行同等“博爱”,爱是有阶级性的,不能抹杀阶级性。抽象的人性也是不存在的,只有具体的人性,只有阶级的人性,只有由“社会关系总和”决定并体现的人性。所以,现实社会中真正能拯救人类、普度众生的,是孙悟空、毛泽东这样的活佛,绝不是寺庙里那些穿着袈裟咿咿呀呀念诵经文的佛。
因此,信佛的人,要当孙悟空、毛泽东这样的佛教徒。可以吸纳唐僧的虔诚态度,但必须采取孙悟空的斗争行为,两结合,就“佛”了。
毛泽东,就是这样的佛,他是大于孙悟空加唐僧两者之和的大活佛。
他的佛性,不是仅仅停留在教化上,更重要的是体现在实际作用上。
他总是尽力把资财用于穷人而不是富人,用于未来而不是眼下,用于中国而不是外国,用于下层而不是上层,用于内容而不是形式。至于他自己,尽管拥有最高特权,却尽力简朴,从不乱花公家一分钱。
所以,倘若你真读懂了毛泽东,就会发现,他浑身无处不飞溅着沁人肺腑的真、善、美。
四、大孤独毛泽东
我亲爱的弟子们,同志们,我的朽骨并不等于我的灵魂,我所以称他为朽骨,就因为他代表世俗,代表腐朽,代表貌似实际的堕落,代表只能被抛弃的资格。明白了么?这是自我批判,也是自我忏悔,还是自我发泄,是微型扭曲变态的“离骚”。
放心吧,我是毛泽东号机车,在通往共产主义的轨道上,已经无以改道,只能风驰电掣。开弓岂有回头箭?我怕谁?谁怕我?
政治越发恶心,党派更趋堕落,我不愿入党不愿从政,我嫌污浊,但不等于我不要社会公正和天地良心,不等于我不要共产主义,你们丝毫不用怀疑或者胡乱揣摩,我耻于与邪恶和谐,我早已沦落为死不改悔的毛泽东主义者和共产主义者。
确立什么样的人生观,是一个人的大道德的体现,我品读毛泽东这么多年,能白品吗?毛泽东的人生选择,集中体现了他超越众生的大道德,与这个大道德相应的大境界,是个让人迷恋的大境界,常人无法企及也望而却步的大境界,不但庸人跟不上他,高人也跟不上他,以至于他的同事们也跟不上他,境界上的差别使他的意图难以得到如意的落实,因为跟他一道拼杀过来的领袖们早已不能与他心有灵犀,他超越的太远了,致使他的真正同道越来越少,直至旁若无人,他只能独守晚年孤独,与自己的灵魂或朽骨对话。他说不能写回忆录,实在是他没法儿写回忆录,往事不堪回首。都是我的错,能说同志们都错,就我毛泽东对吗?他一生的大哭大苦,就在于太高,高到谁也够不着的糟糕境界,当真理掌握在少数人手里特别是一个人手里的时候,那种苦,一般人是体会不到的,毛泽东为什么体念鲁迅?因为他们的灵魂相通,感受到了鲁迅的孤寂。我为什么怜悯尼采,因为同病相怜,我经常重合在他孤寂的影子里。
毛泽东是孤寂的,即使在纪念堂里,不断有人祭奠他,他也无法彻底摆脱孤寂,能忘吗,几乎全中国人民在那个回复“伤痕”的阶段,绝少有人不诅咒他,他承受了太多太多不应有的谩骂和诽谤。可是,即使他活着,他也说不清楚。老人家活着的时候,就早已做好了死后挨骂的充分准备。就已预知会有人拿文革说事,但也明白,会有智者为他应对邪恶。
之所以出现这样的结局,完全是因为我们太狭隘、太常规、太功利、太世俗、太浅薄,境界太低。根本进入不了他的大境界,领略不了他的大境界,不明白,不透彻,还要装聪明,懂世道,于是就开骂,骂那个境界不是东西,不是人的境界,而企图创造这个大境界的毛泽东,当然也就成了罪魁祸首。达到任何一种大境界,都是要付出成本的,付出代价的,作出牺牲的,于是,这些成本、代价、牺牲,也就统统成了领袖的罪证。
谁都知道,打下天下就有个坐天下的问题,谁来坐天下?历史上几乎所有打下天下的人,都是自己坐天下,享受天下,统治天下,把人民继续当成统治和奴役的对象。但毛泽东是要决意改变这一点的,早在延安时期,就曾和黄炎培等民主人士探讨过朝代兴亡的“周期律”问题,从西柏坡进京时也是抱定“进京赶考”的目的,力求改变“周期律”的恶性循环,力求向人民提交一份满意的答卷。我们细心观察他建国后的所有政治运动,无一不是与这张答卷相联系的。他的一切措施和努力,无非是要告诉死去的烈士和活着的人民,还有天堂的马克思、恩格斯、列宁:在我毛泽东手里,中国是人民的,共产党是人民的,政权是人民的,中国的一切财富是人民的,无论谁要抢占去,我毛泽东就和他拼到底。可是,人总是要死的,毛泽东从不讳言死,他死了怎么办?他当然不能不考虑,人民共和国还能保证是人民的吗?人民的主人地位会不会被奴才地位所取代?人民的财产会不会被特权者所掠夺?这是老人家牵肠挂肚的大问题,和自己一道打天下的人尚且有人萌生特权私念,更何况后来者呢?为此,他经过反复思考,精心策划,并紧密结合当时国际国内形势需要,国际共运史的运动需要,发动了“史无前例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既为巩固当时的无产阶级专政而提供现实服务,也为将来可能发生的复辟进行一次大规模的演练和实战。
我们的毛主席,早就把那些想坐天下的同僚们看透了,他不放心了,心凉了,孤独了,他老人家把中国的未来希望,转而全部寄托在人民大众身上了,文化大革命,既是一个伟大的信息,也是一次开天辟地的预演和操练。遗憾啊,人民还没有醒悟。
这一伟大而绝妙的政治构思,这一充满红色浪漫主义的设想,又有多少人能理解到位呢?包括其他的领袖们,能全部彻底的理解到位吗?特别是文革搞的效果并不那么理想的时候,政治上伤害了一些不该伤害的人、经济上也有所负面影响的时候,那些本不理解或者持反对态度的人,乃至受到冲击的人,也就找到了似乎比较充分的否定理由。一时间,文革成了灾难,人民领袖成了祸首。
面对文革的不理想效果,面对人们不理解他的种种怀疑,领袖陷入了心灵的苍凉和极度孤独。能说些什么呢?有用吗?人们的心结能开吗?能说只有我毛泽东高明,其他人都目光短浅吗?不能,只有哑巴吃黄连。
我坚信,毛泽东绝不为自己坐天下,也绝不为子女坐天下,更不会为自己和家庭谋特权,他是一心一意、全心全意、想方设法为人民谋天下。可是,他自己不做背叛人民之想,不等于别人不这么想,一旦有人这么想,就必然对他不满,就必然同他离心离德,就必然与他分道扬镳,就必然另搞一套。
老人家心里清楚,准备好了身败名裂,死后挨骂,决意率先下地狱,并和自己的心灵对话,也罢,留取丹心照汗青罢。
孤独,绝对孤独,他把满肚子的话,强行塞入了心灵的最深处,痛哭,痛苦。
是的,心灵对抗太多了,你想让人民当主人,他们想自己当主人;你想搞大众民主,他们想搞自己的一小撮民主;你想让人民当老大,他们想自己当老大;你想凡事偏向人民一方,他们想竭尽全力保护自己一方;你想先把人民日子过好,他们想先把自家日子过好;你想让子女先受锻炼,他们想让子女率先享福;你想红色江山永固,他们想我这辈子不亏就行;你想抵御外贼,他们想和人家拉关系;你想东,他们想西,牛蹄子两半子,总不能都打倒吧?都打倒了谁干?唉呀,且住,为什么打天下,特别是遵义会议后,都和毛泽东同心同德的干,打下天下后反而分歧多了呢?这实在是两码事,打天下,不跟毛泽东干,能活命吗?能有出息吗?能当开国元勋吗?坐天下,那是分享胜利果实,我得要特权,我得要享受,我跟你毛泽东鞍前马后那叫下本钱,现在该获利了,你毛泽东不让,想把利都给人民,我不干。我明着不敢跟你干,暗着也得跟你干,我得要利益,我得要收获,老子不能白革命。
开国领袖啊,你成全了他们,你又伤害了他们,您老何苦呢?您对人民的爱,太过分啦,为了人民,把你的同事都给得罪啦。但请您老放心,人民心里有数,永远不会忘记您与人民的血肉之情。您孤独,但您想到人民大众,就不孤独了;您失望,但您想到人民大众,您就又振奋了,您的一切成功,都是因为依靠了人民大众,您的“群众路线”,就是您的法宝,人民大众清醒,您发动文革,是因为对其他势力集团已经失望,是对人民大众拥有信心,您把光辉灿烂的前景与期望,慷慨而毫无保留的寄托给了您一生最为亲近的人——人民大众。文化大革命,您让我们接收锻炼,让我们实战,您老是要让我们“实践出真知”啊。我们对不起您,没有搞好,给他们提供了不少口舌,您老放心的安息吧,我们一定吸取教训,向您老人家再交一份让您满意的答卷。
我们国人的确犯了一个不可原谅的错误,我们从来不鄙视我们自己是麻雀,却指责领袖是雄鹰。当我们的麻雀王带领我们在蓬间飞来飞去的时候,我们感恩于麻雀王带领我们寻觅食物,并诅咒雄鹰只会让我们挨饿。当我们突然发现空间有限而食物又被抢劫,方知有所上当,想飞翔于高空拓展空间的时候,才感到了雄鹰的非麻雀价值,遗憾,晚了,雄鹰早已在千夫所指的默默孤独中垂落了。呜呼泽东,哀哉润之,宇太垂泪。
唉,我们何时才能看得更深一点、更远一点、更高一点呢?
毛泽东从来就没有“幸福”过,也没有心安过,死后还在为人民遭罪,因为他的敌人是超霸的强大,简直无法想象,他的主义惹恼了一切私心与杂念,使任何企图剽窃“幸福”的人心惊胆战,让所有邪恶先富的人感到违规,令所有假冒伪劣的中共政客感到犯法。他们一起愤恨毛泽东,甚至想五马分尸,火烧圣灵。
任何维护特权者都不会赞成毛泽东主义,任何既得利益者都害怕毛泽东主义,所有邪恶统统恐惧毛泽东主义,一切阶级敌人都会咬牙切齿,极度痛恨这个超级“匪徒”。
所以,再也懒怠提毛泽东,闭口不提毛泽东,希望人们彻底忘掉毛泽东,直至把他的死魂灵,甩进马里亚纳海沟的沟底。
AD,我卑鄙的混蛋们,你们错了,人民不会忘记他,即使整个世界全部骂他,我宇太也会歌颂他。
我为什么品读毛泽东?因为毛泽东是重中之重,毛泽东活了,中国就跟着活;毛泽东死了,中国就跟着死;再不下力救活人民领袖,人民都得死,活,也是假活,活死人。所以,毛泽东的形象,起来起不来的问题,是核心问题,关键问题,要害问题,这是当前阶级斗争的焦点。
可恶而又可怜的中国人,只知道当看客,只知道往徐静蕾那里跑,往小沈阳那里凑,到大兵那里耍笑,去郭德纲那里扎堆儿,却把人民领袖彻底忘干净了,把国家民族的闹心事儿忘干净了,好没良心啊,大脑真他妈的缺钙啊。
真个就很听指挥,统统积极进入了淡化国家民族利益的文化战略格局,怪了,为什么西方文化战略家指挥起中国人来,咋就这么灵呢?为什么国人的脑袋里,装进西化东西飞快,却容不下自家领袖毛泽东呢?
怪不得从不推荐我一篇文章,连毛泽东都要压着盖着,况我区区东方朔乎?

请点击以下链接浏览更多内容:【浏览更多精品请到我的首页】
77句送给所有被深爱、受伤害的人悠然我思:人的一生人体穴位作用注解图【360度全景动态图欣赏】清明上河图、...
办公室专用表格下载《马铃薯生汁》万能的生命水人生35个好习惯,这就是你的优势!读者中的名言警句摘录(一)
读者中的名言警句摘录(二)读者中的名言警句摘录(三)女人,别……追求成功人生必须牢记的闲言碎语【图...
这些话转给自己,写得真的很好!值得贴在床头的文字!让你每天看两遍!学会放下是精彩,学会放弃是收获一个80后的心声
喜好喜好欢迎您的光临http://xihao.360doc.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