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养犬种:王紫绮,文强喊你回家吃饭 黑社会大姐获刑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旧事旧闻 时间:2020/01/29 13:09:27

 

色情业是黑社会的支柱产业

    王紫绮是谁?王紫绮个人详细资料 文强二奶王紫绮曝光 重庆亮点美女黑头子王紫绮。

    王紫绮,行内人称“三姐”,是重庆亮点茶楼的创始人之一(另一个是王婉宁)。据网友发帖称:王婉宁、王紫绮当初并没有想到“亮点”会那么火爆,并且也没有做大做强的长远计划,她们只是想根据关系和靠山,找点“打牌钱”。后来随着逐步的生意和影响力都火起来后,王紫绮也就自然的建立起来了的她在重庆大地某个阴暗角落滋生的“小姐集中营”。

  王紫绮-犯罪行为

  1994年以来,王紫绮纠集社会闲散人员钟光玉、陶铭古等80余人,先后在渝中区开设靓点等8个卖淫场所,组织、强迫妇女卖淫,非法聚敛钱财。王紫绮的致富史就是一部压榨重庆姐妹肉体和灵魂并创造黑恶势力需要的资金的历史,从而揭开重庆黑社会掠夺财富,建立经济基础的本质,虽然她们用极高的金钱收入诱惑小姐,理论上呈现出自愿的假象,实际上就是威逼胁迫。

  王紫绮-与文强关系

  2009年11月,有网友发网帖称,“三姐”王紫绮只是“亮点”的实际管理人,而“亮点”最大的股东就是文强。对这一点,也有媒体作过一些报道。那篇网帖作者称,“亮点”每年年底开联欢会,文强都会到场,而公司的其他干部也会到场。不过,网帖没有披露文强是如何在背后操控和运作“亮点”的。

  而王紫绮被传是文强的二奶的消息尚未得到有关方面的证实。

    昨日上午,重庆市第五中级人民法院对王紫绮等30人“涉黑”案一审公开宣判,女黑老大王紫绮和该组织具体管理人陶铭古一审被判死刑。

 

  王紫绮“黑色档案”

  涉黑卖淫罪行

  该组织通过实施组织卖淫、强迫卖淫、非法拘禁、行贿等犯罪手段获取经济利益上亿元。并拉拢腐蚀国家工作人员,寻求非法保护;为因为组织利益被关押、劳教的组织成员进行解救、提供生活费用;并用非法所得投资注册成立了多家公司。十余年来,通过实施强迫卖淫、组织卖淫、非法拘禁、行贿等犯罪手段,强迫数百名被害妇女卖淫,并造成被害妇女2人重伤、5人轻伤、7人轻微伤的严重后果。2002年5月,在王紫绮经营的“亮点宾馆”内,因外地嫖客与该场所管理人员发生纠纷而导致持枪械斗,致3人重伤、1人轻伤,制造了震惊市内外的“亮点枪案”。

  涉黑卖淫组织

  1994年,王紫绮与其妹妹王婉宁(另案处理)为获取非法利益,在重庆市渝中区江家巷、五四路等地以开设“月馨美容院”为名,组织妇女卖淫。1996年,陶铭古、钟光玉到王紫绮、王婉宁开设的名为“月馨美容院”的卖淫场所负责管理从劳务市场诱骗被迫卖淫的被害妇女,并在王紫绮、王婉宁的领导、指挥下,组织被害妇女进行卖淫活动。为壮大卖淫场所的规模,王紫绮、王婉宁又以入股的形式邀约其兄王廷华及龚吕洪加入,又先后纠集被告人曾伟、张元平、周德红等人,在渝中区以开设宾馆、茶楼为幌子,大肆组织、强迫被害妇女进行卖淫活动,逐步形成了以王紫绮、王婉宁为组织者、领导者,以陶铭古、钟光玉、龚吕洪、王廷华、曾伟为骨干成员,以张元平、周德红、任明亮等人为成员的较为稳定的犯罪组织。该组织结构严密,层级制约关系明确。

  相关新闻

  十罪并罚 “黑老大”陈建明获死刑

  本报讯 昨日上午,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对陈建明等9人涉黑案进行一审公开宣判:陈建明犯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故意杀人罪,绑架罪,故意伤害罪,敲诈勒索罪,打击报复证人罪,非法持有枪支罪,开设赌场罪,行贿罪,伪造居民身份证罪10项罪名,决定对其执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罚金110万元;其余8名成员分别被判处2年半到19年不等的有期徒刑。

  经法院审理查明,1994年以来,陈建明纠集刑满释放人员、社会闲散人员,在重庆市渝北区、江北区以及四川省成都市金牛区等地进行违法犯罪活动,逐步形成了以陈建明为组织、领导者,以杨绪强、邓孝云等人为积极参加者,以石东、冯环贵等人为参加者的黑社会性质组织。一方面,陈建明以为组织成员提供食宿和生活费用,为有驾驶技能的组织成员购买货车,为经营水果生意的组织成员提供非法保护,将开设赌场的部分利润分给组织成员,向已死亡的组织成员家属支付慰问金等手段笼络组织成员;另一方面,陈建明通过有组织地实施故意杀人、绑架、故意伤害、敲诈勒索、打击报复证人、开设赌场、非法持有枪支、放高利贷等违法犯罪活动,壮大声势,聚敛钱财。

    法院一审宣判:以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强迫卖淫罪,组织卖淫罪,非法拘禁罪,行贿罪等5项罪名对被告人王紫绮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以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强迫卖淫罪、组织卖淫罪、非法拘禁罪、强奸罪等5项罪名对该组织骨干成员陶铭古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其余24名组织成员中,有1人被判处死缓,2人被判处无期徒刑,21人被分别判处2至20年不等的有期徒刑,并处罚金共计人民币106万元;判处王紫绮等人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各项经济损失共计人民币823067.86元。涉案的4名公安民警分别因受贿罪,包庇、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等罪被判处3年6个月至15年不等的有期徒刑。

 

  法院审理后认为,王紫绮犯罪组织具备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九十四条第一款的解释》所规定的“黑社会性质的组织”应当具备的四个特征,应认定为黑社会性质组织。上述各被告人分别构成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和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王紫绮系该黑社会性质组织的首要分子,应当按照该组织所犯的全部罪行处罚。王紫绮、陶铭古所犯强迫卖淫罪的罪行极其严重,应依法严惩。法院遂作出上述判决。

    “亮点”老板被起诉 团伙涉嫌9宗罪

  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组织卖淫罪,强迫卖淫罪,协助组织卖淫罪,非法拘禁罪,行贿罪,受贿罪,包庇、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强奸罪

  头目 王紫绮及其妹妹王婉宁

  骨干 陶铭古等人

  机构 “亮点”等9个卖淫场所

  方式 威逼数百名妇女卖淫

  后果 造成19人轻重伤

  获利 非法敛财上亿元

  检方将指控该团伙涉嫌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组织卖淫罪,强迫卖淫罪,协助组织卖淫罪,非法拘禁罪,行贿罪,受贿罪,包庇、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强奸罪,共9项罪名。

  组织卖淫获利上亿元

  市检察院第五分院指控,1994年以来,王紫绮与其妹王婉宁(另案处理)以开设美容院、茶楼、宾馆为掩护,纠集陶铭古等人,先后在市内多个地方开设了包括“亮点”在内的9个卖淫场所,逐步形成了以王紫绮、王婉宁为组织、领导者,以陶铭古等人为骨干成员的黑社会性质组织。

  该组织分工明确,结构严密,成员固定,通过组织、强迫妇女卖淫等违法犯罪活动,非法获取巨额经济利益,仅1998年3月至2009年8月,该组织就非法聚敛钱财共计人民币1亿余元。

  强迫卖淫致19人伤

  为掩饰犯罪所得,王紫绮团伙先后注册成立多家公司。

  在实施犯罪过程中,该组织及其成员手段残忍,先后以招工为名,在劳务市场诱骗数百名妇女至卖淫场所,采取引诱、威逼、殴打、非法拘禁等手段,进行人身控制、精神控制和经济控制,强迫被骗妇女卖淫,共造成19人轻重伤的严重后果。

  腐蚀多名国家工作人员

  王紫绮还通过贿赂手段拉拢腐蚀多名国家工作人员,为该黑社会性质的组织提供非法保护,致使该组织多个场所的卖淫活动得以长期存在,造成了恶劣的社会影响。

  该案是重庆市检察院挂牌督办的重大“涉黑”案件,市检察院第五分院抽调骨干力量成立专案组,专案组认真梳理证据,审查案卷材料136本,并追诉了2名被告人及1起漏罪。

  “亮点”保护伞是陈涛

  此前坊间曾传闻,文强遥控重庆最大色情场所“亮点”。去年11月,又传出消息称,“亮点”女老板王紫绮是文强的二奶。

  今年2月2日文强受审时,揭示的“亮点”保护伞却不是文强,而是与文强一同受审的陈涛。检方指控,2005年至2008年,陈涛先后利用担任市公安局治安总队一支队支队长、市公安局治安总队副总队长的便利,为王紫绮的“亮点”茶楼、颢懿哉茶楼提供非法保护,纵容该团伙组织卖淫、强迫卖淫等违法犯罪活动。

  在文强案庭审的第4天晚上,检察机关出示了王紫绮的口供。她称,为了获得陈涛的保护,2005年2月至2008年9月,陈涛先后8次收受她所送的人民币1.9万元。除送钱外,陈涛还曾打电话让她提供小姐,陈涛对此当庭予以否认。

  王紫绮的口供还称,陈涛不仅让自己找小姐,还曾帮市公安局刑警总队原副总队长黄代强要过小姐。对此,陈涛同样予以否认。他解释:2007年春节,他和王紫绮一起吃饭,当时王紫绮带来一高一矮两个女孩,介绍说两人都是“亮点”茶楼的。饭后,几人一起去唱歌,在歌厅遇见了黄代强。后来有一天,他接到了黄代强的电话,说他正在和文强一起唱歌,让他帮忙把那个高个子女孩叫出来耍。陈涛辩称,他当时并不知道高个子女孩就是小姐,以为她只是个洗脚妹。

  王紫绮供述,2008年,陈涛曾对她提示,现在上面查得凶,对“亮点”的举报很多,让他们收敛一点。对此,陈涛当庭表示“没有这事”。

  据悉,陈涛被控受贿罪、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罪、行贿罪3项罪名。

    昔日“亮点”究竟是个什么东西

  一位知情人告诉记者,“亮点”最初开设在渝中区一号桥华一坡亮点宾馆内,开张时间大概在1998年底。在2008年6月左右,“亮点”搬到了不远的星都大厦内。此外,七星岗申新大厦也曾有“亮点”的营业场所,据说是同一个老板。

  知情人说

  “亮点”收费低廉

  这位知情人称,“亮点”一般从下午两三点开始营业,生意最好是在晚上8时之后,一直持续到第二天凌晨,一般是每个“钟”45分钟,收费100元。因生意火爆,每晚都有大量顾客在大厅等号,排号一般在30开外,多时达百余号。等号时,客人可以在里面打台球、乒乓,也可以到茶楼闲聊。

  说到“亮点”的陈设,该人士称“非常简陋”,家具、电器陈旧,看起来很脏。房间内没有厕所,没有洗澡间,每次都是小姐端盆水来洗。但小姐态度好,听话,总是面带微笑,加上价格低廉,所以吸引了不少顾客。

  居民说

  很多人都晓得它

  李先生在星都大厦附近居住多年。他告诉记者,“别看这地方隐蔽,可出名了。”不过,他说,尽管知道,但不敢去。

  在李先生印象中,“亮点”是在2008年六七月悄悄开张的,来“亮点”的人多是步行或乘出租车,开私车来的很少。每晚,附近公路上等客的出租车排着队。

  李先生说,去年8月的一天,他看见很多警察上楼,在里面抓了很多人,“有好几百哟。”“亮点”被端掉的那晚,他才敢上去,坐了一会儿。

  的哥说

  “亮点”不给回扣

  一位在渝中区跑车七八年的出租车司机告诉记者,一到晚上,就有男子从餐馆出来,打车去“亮点”,有的是孤身一人,有的是几个人一起。他的同行也喜欢去“亮点”等客,一般是晚上11时前后,那时人才开始多起来。

  他介绍,平时加气、休息时,很多酒店、娱乐场所都会派人来发传单。高档一点的场所,带一个顾客去一般能给100元至200元回扣,少的也有几十元,但“亮点”没有这种回扣,因此的哥们也不会主动拉客去“亮点”。

  1998年底,渝中区一号桥华一坡亮点宾馆内,一个色情场所开张,这就是后来大名鼎鼎的“亮点”。尽管后来“亮点”搬迁,并添设“颢懿斋”、“阙园轩”等雅名,但“亮点”的名字依然是打得最响的。

    “亮点”原址如今成为工地

  华一坡有一个15平方米的小门面,是文强家的。据租赁该门面的理发店老板说,春节前,文强老婆周晓亚娘家的人还来找她要过房租,以前的亮点宾馆就在距此门面几十米远的地方。

  顺路而下,以前的宾馆小楼已不见踪影,成为施工工地,即将变为一座高档小区。对于“亮点”,附近居民记忆模糊。一位老人依稀记得,当年的小楼有5层,底下两楼是火锅店,“早就搬走了。”

  “搬哪去了,不知道。”马路对面,小店老板、洗车场工人都这样回答。

  记者多方打听得知,“亮点”搬到不远处的人和街。

  “亮点”没有招牌

  距一号桥约一公里的人和街星都大厦,当时“亮点”就搬到这里。一栋4层的商铺,黄色外墙上沾满灰尘,“亮点”就在商铺4楼,没有任何招牌或标志。

  商铺临街一面窗户较少,且大多被广告牌遮挡。大楼右侧,一条狭窄的坡道两边停满轿车,进出“亮点”的唯一通道就隐藏在这个临时停车场内。此时,通道的铁皮门已被一把锈迹斑斑的铁锁锁住。

  星都大厦物管一负责人称,“亮点”是2008年5月左右搬来这里的,租有近6000平方米,但只使用了四分之三,分成20多个房间,装修简单,仅有空调、电视、床、柜子等物件,且大多数都陈旧不堪。按协议,“亮点”每月应交纳6000元物管费。“亮点”每月电费近2万元,用水量400吨至500吨。

  物管表示被蒙蔽

  该负责人称,“亮点”把他们蒙惨了,当时来承租房屋的并不是王紫绮,而是一个姓周的老头,用的也是一个茶艺公司的名义,加上搬来一些竹木椅子,看上去就像是开茶楼的。

  据称,“亮点”是好久开业的物管都不清楚,4层的商铺除“亮点”外,没有其他商家入驻。大楼的保安不准进入铁门,就连清洁工,都是“亮点”自己请的。

  “他们的营业时间刚好是我们下班后。”该负责人介绍,“亮点”临街面的窗户多半被挡,对着居民区的窗户则挂上窗帘,终年不拉开。到“亮点”去的人从不乘电梯,而是直接从铁门进入,爬楼梯到4楼。“亮点”业务比较隐秘,很低调,也没怎么扰民,因此知道情况的人并不多。直到去年8月,“亮点”被查处,大家才晓得真相。

  坊间传闻,位于渝中区七星岗的申新大厦,也曾隐藏着一家“亮点”。

  昨下午,记者来到该处求证。申新大厦物管处一位管理人员向记者证实,该大厦6楼确曾开过一家“亮点”,但对外挂的是“颢懿哉茶楼”的牌子。

    七星岗申新大厦曾开“亮点”分店

  每月2万租下整层楼

  该管理人员称,这家“亮点”是2003年11月,与负责申新大厦物管工作的重庆诺富特物管公司签的租赁合同,租期为5年。代表“亮点”出面签约的人叫周某。据说此人只是负责“亮点”后勤等工作,另一个叫庞某的人是“亮点”名义上的老板。

  当时,周某租下申新大厦6楼整层楼,面积大概有1300平方米,每月租金2万元。

  曾有35间“包房”

  记者乘正门的电梯来到大厦6楼,发现昔日的“亮点”已经大门紧锁,透过玻璃门向内望去,大厅内空空荡荡。在物管处那位管理人员带领下,记者从另外一部从地下车库直通上面的侧门电梯,进入这层楼。

  该管理人员介绍,去年10月“亮点”被警方查封后,公司就一直没有再将这层楼出租。经过简单粉刷,现在这层楼已经变成申基集团的职工宿舍。

  记者发现,该层楼一共有35间“包房”,每间十二三平方米。房间类似于歌城的环绕型布局,从前面大厅角落里的一扇门进来后,是一个走廊,朝3个方向都是房间。管理人员告诉记者,警方查封“亮点”时,他们发现大多数房间内摆有两张单人床,少数房间摆的是一张床。

  小姐用面包车拉来

  该管理人员还告诉记者,“亮点”的小姐都是用面包车拉到大厦来的,每车有五六个。下车后,再由两三个男子“押”上6楼。

  在通往“包房”那扇门的正对面,也有一扇门。门前有客人存放贵重物品的柜子。该管理人员称,这扇门里面,就是小姐居住的地方,共有一间客厅和两间卧房,摆放有12张上下铺铁床,可以住24个小姐。

  住在申新大厦车库附近的一位居民告诉记者,他们从没见过小姐下楼,每天有送餐车来送餐,楼上有专人下来将二三十盒盒饭挑上楼。

  曾经在申新大厦一住户家教授瑜伽的尹女士告诉记者,她在大厦电梯内碰见过“亮点”的小姐,她们看上去只有20来岁。

  “扫黄”时生意照样好

  该管理人员称,“亮点”的经营者平时行事低调,几年下来没有发生打架斗殴的事。

  该管理人员还告诉记者,即使在每年“扫黄”严打时,“亮点”也是生意兴隆。

  居住在申新大厦正门附近的刘先生称,他曾见过“亮点”的保安携带“报警器”在大厦附近转悠。如果申新大厦附近出现警察或记者,他们就会向楼上报信。

  之间,穿着讲究。”有一次还看到一群由20多个人组成的庞大队伍前来,其中一个男子还向他打听“亮点”在几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