输卵管梗阻通水治疗:呕歌季节17(美文)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旧事旧闻 时间:2020/01/29 03:43:22

霜重,色愈浓

 

冷雨萧萧,叶落纷飞,不见往日秋寒,但闻径自凋敝衰黄低吟,于深灰色的迷云中翩跹。霜日里的叶红,蓝天下的遒劲与浩瀚,被遮天的秋雨尽掩。心绪凄婉,静漠恬淡,悦穆胸中,廓然无形,寂然无声。

几度相邀,一同去采撷浓露的秋梦,感受逶迤足下云涌中遁去的情怀。徜徉在一片片迭落的时光中淡然惬意的休闲,那该是怎么样的一种丰腴与饱满。而此刻,霉气熏熏的雨天,把一切都吞噬了。

秋雨如此鸣哀伤感。是处红衰翠减,苒苒物华休。伞下听雨,当不见悦耳的淅淅沥沥。暮归的牛铃,叮咚残鸣,绵延不绝。心情随日落而去。

试图撑一支长蒿,沿着落叶飘来的方向追溯,感受生命灿烂的活力舞姿,聆听沉甸甸盈满思绪的秋歌。然而,早已不见曾经的芬芳,洗尽铅华,拾掇不起成串的感人物语。

本以为自己是一个与世无争并能静下心来的人。常因潜心做一件事情而终有所报,倍感安慰并自喜;不曾埋怨时光的流逝,空空无果而悔恨。反而,怀揣一种理性的沉淀,安禅静坐,不觉心空无物,或工作或生活,都自诩充实。此时,面对秋华,我却找不到捡拾岁月的动力,对镜凝眸深感一种雨打霜欺的躁动与惆怅。

想来这一年中,付出与获得变得如此失衡,让我感到一阵阵的迷茫。帮助别人摆脱困窘时获得的那一丝丝安慰,总抵不过背地里受到的伤痛。冥冥中怀疑自己的那份修行,获取善心,可否赢得一席禅座?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堆出于岸,流必湍之;行高于人,众必非之。耐得住孤独寂寞,平静地正视扑面而来的攻讦。少几分激愤,多几分淡定,并非懦弱,也非颓废,更无须心灰意冷,和平共处就在禅定之中。

深秋季节,书写一份取舍的书简,放置于澄明的心房。但是,那双火辣辣的眼睛,仍在远方闪烁着期许。暗自修为自己的一言一行,终会阻隔谗言成谶,即使它趁着秋寒驱着冷雨,我亦闲庭信步。

天已放睛,秋色不减。抖擞精神作一个重新开始的姿态,不萎靡风言风语秋去冬来的冷漠中,哪怕是对固有的矜持重新粉饰,再猖狂的诋毁又有何妨?我宁甘心偏安一隅做自己开心的事,笑看秋风劲,秋霜浓,我当处变不惊。

让懂的人懂,让非难的人非难。终不可停歇的思索,逶迤前行,曲径通幽。知难而进,绝处逢生;叶落成泥,遇春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