阜阳属于几线城市2017:重庆市长黄奇帆:中国农民最大问题是没有财产权(3)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旧事旧闻 时间:2020/01/21 23:23:18

重庆市长黄奇帆:中国农民最大问题是没有财产权(3)

2011年12月15日 12:18
来源:凤凰网财经

字号:T|T
21565人参与157条评论打印转发

第五,涉及到中国农民工的特殊情况就是三块地问题,我们推动农民工转户并不是图农民工的三块地,而是以他的有效劳动,以他就业岗位,以他的志愿在城市里落户,没有任何先决条件。我们宪法规定农民的三块地是集体所有,而集体是以什么来界定的呢?你是农村的户口,你当然是农村集体一员,如果你户口迁徙了,你不属于农村集体了,这三块地是不是就不是你的了,要流失了?这也是中国农民工长期不能转户的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我们根据全国人大通过的《物权法》界定一个概念,土地的所有权是财产权,土地的使用权也是财产权。所以,对农村农民的三块地进行确权,不仅是丈量他的面积,还要确定支配权。这个支配权不是去改变集体所有制,而是要确立使用权也是一种财产权。如果一块地价值100块钱,所有权这种财产权占多大比例,使用权的财产权占多大比例,我们大体上做一个划分。比如说宅基地,使用权占85%,所有权占15%,而承包地、林权用地是八二开,使用权占80%,所有权占20%。有了这么一个比例,在80%、85%范围内,农民是可以自己支配的,是他的财产权,他即使到了城里,这地还是他的,他愿意给兄弟姐妹用,愿意自己继续使用,或者愿意租赁给别人用,都是他自己的选择权,我们只要搭好市场的选择平台,有农民自主决定就把这件事解决了。中国的农民最大的问题是没有财产权,去年中国农民人均5千多块收入,97%是劳动收入加政府转移支付补助的收入,财产性收入只占3%,因此农民在社会上没有融资的能力。大家有时候讨论中国农民缺乏贷款问题,就提到印度巴基斯坦有个拿诺贝尔经济学奖的,搞的那个小银行,成功解决了这个问题。我们的专家学者一讨论,也就认为是中国的大银行弯不下身来解决小银行的问题,把它变成一个技术问题,认为中国解决农民贷款问题也要发展小银行。其实本质上中国的农村之所以没有信贷,是因为没有质押物,农民没有财产,是无产者的问题。当你解决了三块地的问题,明确了使用权也是财产权,是可以让农民家庭进行自我质押流动,自我支配,这时候农村贷款也就会大规模发生。

比如重庆,没解决这个问题前,整个重庆1千多万农民,只有30多亿的银行贷款,通过三块地的确权,推行“三权”抵押贷款至今,农民贷款已经到了180亿,我估计明年就会跳到300多亿,几年后可能会有1千多亿的贷款。重庆目前农民总的收入1000多亿,粮食收入是600多亿,养猪、养羊的畜牧业300多亿,只有很少的融资,如果有一千亿融资往里面注入,至少会产生一千亿的产出,农民的收入就能翻番。当把这个确权问题解决之后,农民进城问题就可以解决,农民在农村财产收入问题,融资质押也就得到解决。

有了这五个方面科学的顶层设计、构想,因此重庆300多万农民工进城转户风平浪静,非常平稳,得到广大农民支持,呈现出各个方面都是很自愿,很自在,很顺利的一个过程。

总而言之,城市化的进程不是城市原有人群卡拉OK、自拉自唱、自我拔高的过程,本质上来讲,就是农民进城的过程,是减少农民的过程,是农民转化成市民的过程。假如一个城市有300万户籍居民,有600万700万农民工,过几十年不需要这些农民工了,遣散回家,这个城市又回到300万,400万,500万城市居民,那么这是城市化过程是不健康,不正常的,违反国际惯例原则,违反市场原则,违反公平正义的原则。城市化进程也不能设想现在两个人群分离,已经分离了20年,30年,再分离二三十年,等到中国有4亿农民工,突然有一天宣布一个决定,统统转为城市居民,不应该是这样一个跳变,而应该是从现在开始,几十年一贯,自然而然持续不断的转化过程。

所以,在这个意义上把农民工的户籍制度改革好,是当今中国绕不过去的问题,重庆在这方面做了一个实践。现在世界金融危机,整个市场需求不足,中国在启动内需,转变经济发展的方式,在落实科学发展观,以人为本,城乡统筹,在这个过程中,更要把农民工的问题作为我们经济转型,解决危机带来困难的一个撒手锏,一个启动内需的重要动力源[7.25 -0.68% 股吧 研报]泉。有时候大家说中国城市化率才到50%,怎么刘易斯拐点好象已经隐隐出现,已经出现了招工难呢?其实很大问题是制度安排,出现农民工问题,这种制度需要改革。在中国,出现刘易斯拐点至少还有20年,中国农民工城市化进程至少还有20年,即使说沿海城市已经比较成熟了,可能要不了这么久,但内陆中西部几百个城市,城市化进程至少还有20年可以走。

中国现在人均GDP4千多美元,往1万美元走的过程,到了人均1万美元,13亿14亿人差不多会增加10万亿美元的内需。所以,这是一个内需巨大的增长过程。在这个增长过程中,如果农民工问题不解决,继续累积到4亿、5亿农民工,像候鸟一样迁徙、震荡,中国的市场就会不健全,中国城市化进程就会受到阻碍。这个意义上,如果把这个问题解决好,有助于城市化,工业化,市场化,有助于整个中国科学发展观的落实,有助于突破世界金融危机对我们的束缚,使我们中国更加强盛。我就讲这些,谢谢。

.an {BACKGROUND: #fff no-repeat center bottom; HEIGHT: 95px; CLEAR: both}.next {PADDING-BOTTOM: 49px; BACKGROUND: none transparent scroll repeat 0% 0%}#artical_line {PADDING-BOTTOM: 0px; LINE-HEIGHT: 1px; HEIGHT: 1px; FONT-SIZE: 1px; PADDING-TOP: 0px}.an {BACKGROUND-IMAGE: url(http://res.img.ifeng.com/58114ce5495e21c0/2011/1102/rdn_4eb0f7f96d1ed.jpg)}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