帅司机陈子峰 小说:专家组:车头埋了再挖闹大笑话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旧事旧闻 时间:2020/04/06 04:32:53

专家组:车头埋了再挖闹大笑话

更新时间:2011-07-29 10:37:37  来源:羊城晚报  网友评论 0 条  文字大小: -         距离7月23日晚甬温线特别重大铁路交通事故发生已过去了5天。有越来越多的疑问出现在公众的视野,不少人都怀疑,导致这起事故的原因只是纯粹的天气因素那么简单吗?央视经济半小时栏目得到了一份“动车事故时相关铁路部门调度室的明细记录”,这份记录虽然尚未得到相关部门的官方认定,但是其内容却显得非常专业和详细,而且其中透露了许多蹊跷的情况。记者带着这份材料去向温州的动车车站进行求证。

车站当天有没有异常?

人工调度代替电脑自动调度

  《羊城晚报》报道,7月26日记者一早来到永嘉火车站,7月23日,D3115次动车就是在驶出这个车站不久,遭遇后面D301次动车的追尾事故的。那么当晚,D3115在这个车站是否有过什么异常情况呢?车站一位保卫人员向记者透露了一些当晚异常情况。他说:“7时48分,D3115次列车进站,等了半个小时,实际上平时顶多停一两分钟。”

  D3115次动车超出正常停车时间长达20多分钟,到底是什么原因所致?记者了解到,当晚永嘉站临时采取了非常站控的调度模式,也就是人工调度代替正常的电脑自动调度。而车站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当晚追尾的D301次动车本是途经永嘉车站,不应停车的,但是那一晚由于非常站控的原因也在这个永嘉车站停留了十多分钟。

  尽管目前针对动车追尾事件,当晚值班的人员已被调查组带走,其他工作人员出言也十分谨慎,但是还是有一个情况引起了记者的注意。一位工作人员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当晚整个温州市区因为雷击都出现了短暂的停电。这个基地也是一样,电脑都无法使用。它不是一个点,而是一大片地区,电务都忙不过来。”记者问:“平时安排几个人值班?”“只有一个电务。”

  究竟是什么原因使得不该在永嘉站停靠的D301停在了这里?又是什么原因使得D3115在永嘉站停留了半个小时?本来应该走在D3115前面的D301为什么在这里演变成了追尾事故?在这里,动车的调度指挥、信号系统和列车控制系统三道保险为什么都相继失效,最终导致悲剧发生?太多的疑问没有答案。

为何急着掩埋车体?

一天的取证时间非常紧张

  “7·23”甬温线特别重大铁路交通事故车辆经过近24小时的清理工作,26日深夜已全部移出事故现场,之前埋下的D301次动车车头被挖出运走。重新进行事故原因的调查。这次事故的应急处理工作究竟做得怎么样?我们专访了国务院应急专家组专家、中国安全生产科学研究院学术委员会主任刘铁民。

  记者:“7·23”事故发生后,24日,铁道部官方曾宣布车厢内已无生命迹象,宣布救援结束,并对车头进行就地掩埋。随后,一个2岁半的叫项炜伊的女童被救出。对此,铁道部新闻发言人王勇平称“这只能说是生命的奇迹”。

  刘铁民:草率我不敢讲,因为这样一个大的事故救援活动,它应该有周密的计划。我认为这不是现场指挥部非常郑重的决定,铁路撞车事件,还有些失踪的,我们怎么能肯定检测仪器准确率那么高。所以我觉得这句话他们再说晚一点比较好。

  记者:我们在事故的第二天就发现,车头在被掩埋,在这样一个过程之中,原因尚未最终查找清楚之前,这样做合适吗?

  刘铁民:一个事故调查,它有两套程序,一套是行政管理程序,有调查组,成立专家组。另一个就是技术程序,事故的技术和鉴定方面,第一个环节是取证,一般的取证有三个方面,一个就是物证。第二个就是搜寻目击者和证人提供证言。第三部分就是信息证据,至少要包括三方面:运行的所有的信息情况,铁路安全监控的所有情况和所有事故预警的信息情况,必须是原封不动地交给调查组。刚才你提到部分公众对很快掩埋被撞毁机车有疑问,我现在的感觉是,好像还不至于说他们连证据都没拿就埋了。我的基本判断是,他们应该都取证了,但如果没有把应该取证全部取好,代表性的证据还没有取到就掩埋,那在进一步调查方面,会给自己带来很多困难。

  记者:一天的时间对于这么大一个重大的事故来说,取证的时间够吗?

  刘铁民:会很紧张,会非常紧张。

恢复通车是否太快?

运行部门应向公众解释

  记者:我们现在面临的是雨季,如果真的像他们说的是雷电的问题?依然没有避雷针,我们怎么去防御下一次的事故?

  刘铁民:我不是怀疑他们雷电的解释,但是我要说明的是你能避免雷电吗?如果下一次遇到雷电甚至更大的雷电,我们的火车面临一种什么样的风险?所以我说第一要把风险分析清楚,要找到问题的症结。

  记者:所以我们怀疑的就是在原因没有查清楚之前,新一辆的动车又继续开行在同一个轨道上,难道不可能发生下一次的灾难吗?

  刘铁民:这个风险是有的,所以公众提出这样的怀疑我认为很客观,但是运行部门,如果确保风险已被排除了,那么应该向公众解释清楚。

  记者:我们没有听到这样的信息。

  刘铁民:或者他们已做了没有讲。

  当采访即将结束时,记者得到了这样一条消息:这次事故的车厢被送往温州火车南站检测场进行检测,其中曾经被掩埋的车体将挖出重新检查,对于这样的做法,刘铁民表示惊讶。

  刘铁民:埋了又挖出来?

  记者:对。

  刘铁民(摇摇手):难以置信,我不敢相信这是真的,这个要出大笑话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