搞定帅司机陈子峰txt:第74节: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1)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旧事旧闻 时间:2020/04/06 02:52:16

第74节: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1)

 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


  晏小山是我喜欢的词人。那种喜欢是豆蔻梢头初见的心悦相知,羞涩懵懂却真实。那时刚从唐诗中缓过劲来,投身宋词。一如是刚在浓春见惯了万花争艳,长调读起来便觉得冗长,小令恰好如出水芙蓉一样清丽可人,叫新读的人一见清新,再见倾心。


  他和他的父亲晏殊,都是小令的坚持者。宋初的词坛,风气未开,作者尚少,还很寂寞。自晏殊崛起,喜作小令,流风所及,影响甚大。自小山之后,便是柳永的长调渐入江湖,小令日衰,写得好的更少。我观小山以后的人,少有人将小令写出“长烟落日孤城闭”的悲凉,“碧云天,黄叶地”的萧壮,少有人写出“红杏枝头春意闹”清丽,也绝少有人写出“泪眼问花花不语,乱红飞过秋千去”的感伤。


  小山之后,是小令的消亡。晏几道是一段年华的谢幕人。少年时父亲正高居相位,烈火烹油鲜花著锦的好富贵,对他来说不是梦,而是活生生的现实。也曾诗文博富贵,恩荫入仕,一阕词引得龙心大悦,做了清贵的官。


  后来,父亲死了,应了一句古话:“树倒猢狲散。”那些猢狲们都散了,去攀附新的树,世事改变了,人事翻新了,独他不愿醒来。是词人的浪漫本心,宁愿和李煜一样,放纵自己沉溺在南唐旧梦里。


  变成一个终身生活在回忆里的人。


  小山词中多酒,多梦,如果抽去了“酒”,小山词会黯淡失色太多。读他的词就像是朦胧微醺时行在回忆的路上,步步流光溢彩,可是酒醒后回望来时路,却只有四个字——悲辛无尽。


  《小山词》中我最爱他那首《鹧鸪天》,当中那三句“从别后,忆相逢,几回魂梦与君同”,是引我读宋词的始作俑者。如今仍能遥遥忆起,年少时读到这阕词的心悸神摇,似杨柳舞春风。


  彩袖殷勤捧玉钟,当年拚却醉颜红。舞低杨柳楼心月,歌尽桃花扇底风。


  从别后,忆相逢,几回魂梦与君同。今宵剩把银釭照,犹恐相逢是梦中。


  ——晏几道《鹧鸪天》


  没有几个多愁的,细致的,婉约的,多情的女子能抗拒这首词,假装浪漫的话就更不能。有一种毒,名婉约,能让人甘心含笑而死。


  醉颜,是撩人的红,抚着,感觉温暖滑腻,手颤了,酥麻入心。


  娇颜,冰肌,眸凝春水。


  爱情,在他的手掌之中解冻,涓涓潺潺。